520小說吧 -> 豪門總裁 -> 夫人別躲了: 第2187章 開閶番外(25)

第2187章 開閶番外(25) 免費閱讀

上一章        夫人別躲了最新章節        下一章

    沈成芮直到回了沈家都沒理解司開閶那句話的意思。

    問他對自己所做飯菜的感覺,有什么問題嗎?她去當廚娘,在乎老板對自己成果的意見,很正常吧?

    總覺得司開閶誤會了什么,那話中帶話……

    但思及白日所見,很快就沒心思再想這些了。

    得把三叔的事情告訴爸媽,沈成芮直接去了東花園的洋樓。

    這是大人們住的地方,和他們西樓格局差不多,也是三層樓。

    大伯大伯母住一樓,她爸媽在二樓,上面自然就是三叔和三嬸的房間。

    沈成芮將事情一說,陸琳下意識的望了眼房間的天花板,笑道:“老爺子不許家里納妾,老三卻在外面偷偷

    養了房外室。

    這事若捅破了,看他們三房還怎么神氣。平時仗著得寵老作威作福的,連他家兩小子都霸道極了!”

    這話,自然是記恨先前沈成鴻、沈成茂兄弟欺負自己女兒們的仇。

    沈成芮心里也是這么想的:“媽,那我們去告訴祖父祖母?”

    沈禮見妻女一副唯恐家里不寧的模樣,立馬道:“不行,老三就是一時糊涂,何況他瞞著家里就是沒把人接

    回來的意思,咱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別驚動主樓了。”

    陸琳見他開口就惱:“就你心軟!你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家可不這么想,你忘了成鴻、成茂那兩小子

    把成樺打成了什么模樣?

    成樺是女孩子,她額頭的傷到現在都沒好呢,如果留了疤怎么辦?他們還害得阿芮差點挨戒尺,你倒是寬宏

    大量!”

    “你怎么又提這事!”

    沈禮皺眉,但妻子提起了這件事,長女又在場,他也有些慚愧,解釋道:“不管怎樣,這件事捅出去后果不

    堪設想,會害了老三的!

    何況,爸年紀大了,犯不著讓他老人家動氣。再說,老三他媳婦的娘家,前兩年也搬來了新加坡。

    要是被她娘家知道,準得上門來討說法,到時候就更不能息事寧人了。”

    “那是老三自己的事,你替他操什么心?他外面養女人的時候,就該想到東窗事發的后果,犯不著你這位好

    哥哥替他擔憂。”

    陸琳知道丈夫愚孝,又一味的看重兄弟感情,滿臉不滿,“你為他著想,他可有把你當成親哥哥看待?”

    “畢竟都是一家子兄弟,我們就別唯恐天下不亂了。”

    沈禮雖然理虧,但他很堅定自己的想法,又對沈成芮關照道:“阿芮,你還是孩子,別摻和這些了。

    好孩子不能總想著揭家里長輩的短,今天你看見的事就當沒看見,且看你三叔他的造化吧,明白了嗎?”

    他意思堅定,陸琳勸不動他,生悶氣似的去了衛生間。

    沈成芮頷首,但心里卻想著就算不能捅破,總得摸清楚敵情。

    下次三房再找事,就拿這事去懟三叔。

    何況,三叔養外室的錢從哪里來,這本身就很蹊蹺。

    但見父親這模樣,肯定也不會信三叔中飽私囊動了工廠里的錢。

    還是自己以防萬一暗中查探吧。

    不能立刻揭發,到底有些失落,沈成芮下樓時心不在焉的。

    結果,迎面碰見了打牌回來的大伯母。

    大太太提著珍珠小包,和她在樓前碰了個正著,提著嗓子就道:“喲,這不是咱們家的掌上明珠四小姐成芮

    嗎?

    怎么,來找你爸媽,是不是從司家得到了什么好處給你爸媽呀?

    成芮,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有什么好東西也該拿出來,畢竟都是一家人嘛。”

    這陰陽怪調的語氣聽的人難受,沈成芮看了她眼就準備下臺階。

    大太太被無視,直接攔住她:“就算你攀上了司大少,也不能這樣目中無人吧?見了大伯母招呼不打一聲就

    走,你爸你媽就是這么教你的?”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兩人做事說話都如出一轍,沈成芮看向大太太:“我爸媽怎么教我的,和你無關。”

    “說的是什么話!我跟你說兩句話你就這樣的態度,真是無法無天了你。走,跟我去見你爸媽,我倒要聽聽

    他們怎么袒護你。”

    大太太拽著沈成芮的胳膊就要去樓上。

    “你輸了錢,犯不著在我這找存在感。你如果仗著嫂子的身份要教訓我爸媽,那是不是也要驚動祖父?”

    沈成芮一語道破對方煩躁的原因,站在原地不動,又說:“大伯母確定要押著我去主樓,讓祖父給我一頓戒

    尺嗎?”

    說起戒尺,難免想到上回的場面,大太太心虛的松開了她。

    她可不敢動這丫頭,轉身告到司大少面前去就不好了。

    但在家得意慣了,被侄女逼成這樣又很不甘。

    她咬牙道:“別以為傍上了司大少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人家司少不過是玩玩你罷了。

    等他膩了誰還會管你,到時候你就成了沈家的笑話和恥辱,看老爺子還會不會護你!”

    沈成芮無所謂的笑笑,揚聲道:“那可多謝大伯母替成芮擔憂了。

    不過高枝也不是誰都能攀的對嗎?您既覺得如今我在高枝上,那說話也該多注意著些啊,畢竟伯侄一場,有

    些事情我也不愿意太計較的。”

    她笑得這般燦爛猖狂,大太太氣得狠狠跺了跺腳,臉上盡是不甘,沖著遠去的背影低道:“現在囂張,過陣

    子看你還怎么囂張!”

    第二日,沈成芮去百貨公司買了相機,然后悄悄跑到菱想公寓外面等候。

    等了小半日,終于瞧見那花枝招展的年輕女人,藏在暗處拍了幾張她的照片。

    有了照片,再想查她的來龍去脈就容易多了。

    女人姓唐,單名一個敏,二十一歲,原是滬上人,四年前來新加坡讀書的。

    后來家里做生意出了事,輟學后就在永華巷里的一家華人酒店上班,兩年前才和三叔好上的。

    據公寓的街坊鄰居講,她的男人很疼她,屋里各種奢飾品,也不準她在外面拋頭露面工作,還請了個傭人伺

    候她。

    女人每天就是逛街、打馬球,或者看看電影做美容,日子很愜意。

    知道這些后,沈成芮忍不住笑。

    三叔可真是厲害,在外面充大款,沈家家里的正經太太日子過得都沒這樣逍遙。

    也正因為這樣,更加堅定了她懷疑三叔挪用公款的念頭。

    這樣養女人,絕不可能是他老老實實工作就能負擔起的。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