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豪門總裁 -> 夫人別躲了: 第1668章 師兄威武

第1668章 師兄威武 免費閱讀

上一章        夫人別躲了最新章節        下一章

    司玉藻接下來的兩天,都沒辦法安靜上課,甚至睡眠都淺,她心里總記掛著王家老太太的病。www

    她其實沒自己獨立看過重病。

    她讀過她母親所有的藥方和醫案,把它們全部背熟了。

    她母親在姑姑的醫院里開設了中醫科,除了看病也授課,司玉藻就是學生之一,那時候她才十二歲。而

    后的六年,每次有什么病癥,母親在征求病人和家屬同意之后,也會讓她的學生,包括司玉藻去把脈、問診。

    司玉藻自己也接待過。

    但每次危急的病情,都是她母親最后把關。別說母親不讓,就是母親同意了,司玉藻也不敢真的對病人生命負責。

    她像個沒斷奶的娃娃。如

    今她一個人在上海,身邊沒了父母也沒有同門,如果她想要看病,一切都需要她負責。上

    次她同學的血管瘤,是難治的病,可一時三刻要不了命。老

    太太的痢疾卻不同了。一

    則痢疾來勢洶洶,病人真有可能就在自己手里沒了;二來是老人家,她的體質沒有年輕人那么好,藥對她也未必就管用。

    如果不是王秋生處處和她作對,而她又很想處理好學校那些糟心事,她是絕不會碰到這件事上去的。她

    只是個學生,又不是醫生,治療王家老太太不是她的責任,她可以害怕,也有后退的權力。閃舞小說網www只

    是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司玉藻生出了怯懦,她甚至期待杜家的新藥能有成效,治好了老太太,她哪怕失去了這次機會也好。

    然而,命運會把每個人推到屬于自己的位置,誰也逃避不了。當

    司玉藻暗中為此事焦慮的時候,醫院里傳來了消息。王

    秋生的母親病情添重,新藥讓老太太干嘔黃水,卻止不了下泄。

    王太太親自找到了司玉藻。

    “同學,你說過你母親是天下第一神醫的,對不對?”王太太道,“我相信神醫的學生。”主

    治醫生建議王秋生找中醫看看,反正每種辦法都試試,而且這位醫生也害怕老太太死在他的病床上。

    王秋生已經動搖了。

    他在打聽中醫。不

    成想,他太太卻把司玉藻領了過來。昨天他太太絮絮叨叨說了一個多小時,就是想請司玉藻看病。

    王太太這個人,念叨起來非常有耐心,不達目的不罷休,偏偏王秋生耳根子軟,十回有九回聽了她的話,這就讓王太太覺得絮叨管用,從此越發不可收拾。

    “秋生,你想一想母親,再折騰一遍,她老人家還有多少力氣?”王太太道,“你再請個不知根底的中醫,再折騰一回”她

    的話說到了這里,留了個尾音。

    王秋生就不寒而栗。

    王太太又說,司玉藻師出名門,她母親也是個女人,而且比司玉藻成名更早,說明她家的醫術了得,也可能是她家的醫術更適合女孩子學。

    總之,在王太太口中,司玉藻就是個神醫。

    “老杜不喜歡她。”王秋生有點猶豫。王

    太太就道:“杜老板只是朋友,母親是你的親娘,孰輕孰重?”王

    秋生就徹底被說動了。

    他把自己的母親從醫院接回了家,又派人去請司玉藻。

    他母親出院,醫院的人很高興。法

    國院長比其他人更擔心病人死在這里,因為王秋生是政府的人,他不愿意和政府的人起罅隙。而

    醫院里不少的醫生,都兼任學堂的教授,他們彼此說妥:“一旦老太太有事,記得通知大家。”

    就是說,萬一老太太去世了,他們要早早去吊唁。

    盧聞禮去了司玉藻的班級,把她叫了出來。

    他們倆在不遠處的樹下說話。班

    上的男同學湊在一起,開始嘀咕:“司玉藻怎么跟盧師兄走得那么近?”

    “他們倆關系好像很不錯,盧師兄不會想追求司玉藻吧?”“

    司玉藻看不上他!”

    “對啊,盧師兄那個呆子,既沒有家世,也沒有品貌。”他

    們議論盧師兄的時候,徐景然和馬璇聽到了,就很不樂意。畢

    竟盧師兄是司玉藻的好友。

    “盧師兄呆是呆了一點,但大高個子一表人才,人也不丑,就是”馬璇有點說不下去了,實在不知道該怎么替司玉藻找補。盧

    師兄丑是真的不丑,他的五官可謂英俊,但他這個人實在不修邊幅。衣裳皺巴巴,頭發亂糟糟,好在是學醫的,他注意衛生,身上無異味,否則真跟流浪漢似的。

    馬璇和徐景然逛街時,偶遇盧師兄買一件新的上衣,估計是當天晚上充作睡衣了,第二天早上的實習課上,他穿著皺成一團的新衣就來了,一點也看不出他那件衣裳是昨天買的。

    所以,盧師兄總是穿得很邋遢,沒一件像樣的衣裳,馬璇猜測可能不是因為他窮。

    馬璇甚至猜測,盧師兄許是從小被人服侍慣了,生活壓根兒沒辦法自理,他有時候又太過于專注,這才顯得又窮又呆。

    又窮又呆的盧師兄,不知道其他人會這樣議論他。

    他此刻正在低聲跟司玉藻說:“估計馬上就會來請你了,老太太已經回家了。這些日子,她真受罪,一天要拉上百次,后來就不能下床了,護士給她墊了尿布,一天也換了幾十塊。”

    司玉藻的左手,不停摩挲著右手的大拇指。

    她看向了盧聞禮:“我第一次單獨面對這么嚴重的病”她

    非常緊張。盧

    聞禮就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他掌心溫熱,帶著厚重和力道:“怕什么,你媽不是神醫嗎?別說學習,光遺傳也夠了吧?”

    司玉藻還要說點什么,身后突然傳來起哄的聲音。

    她轉頭,看到教室窗口擠滿了腦袋,都在圍觀。還

    有人吹口哨,說盧師兄威武。盧

    聞禮松了手,后知后覺發現自己失態了,他笑笑:“抱歉抱歉。”他

    說著就往后退了兩步。

    司玉藻還想要說點什么,有個學生氣喘吁吁跑過來:“司學妹,院長找你,你去趟學校門口吧。”求

    診的人來了。

    司玉藻深吸一口氣。盧

    聞禮道:“去吧,別緊張!”

    “好。”司玉藻也笑了下,算是給自己打氣,轉身走了。其

    他學生們還在起哄。

    他們有的吹口哨,有的說盧師兄真厲害。

    盧聞禮擺擺手:“小崽子們,你們的實驗課今年還是我帶,剛剛誰起哄的,分數不想要了吧?”

    大家噤若寒蟬的散了。

    盧聞禮撣了下袖子上不存在的灰,轉身也走了:“還治不了你們!”

    真人小姐姐在線服務,幫你找書陪你聊天,請微/信/搜/索 熱度網文 或rdww444 等你來撩~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