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豪門總裁 -> 夫人別躲了: 第1624章 宗族大婦

第1624章 宗族大婦 免費閱讀

上一章        夫人別躲了最新章節        下一章

    徐歧貞坐在飛機上,面頰還在隱隱刺痛,腫脹感并沒有消除。

    山本靜那一巴掌是拼了全力的。

    顏子清拿了個冷毛巾給她,讓她先捂臉,回家再去跟顧輕舟討要些藥膏。“

    媽咪,你還疼不疼?”顏愷小心翼翼問她。徐

    歧貞笑了下:“還是有一點,不過沒事。”

    顏愷就說:“是我的錯,如果她不是生了我,也不敢這樣欺負你。媽咪,我以后不會讓你吃苦的。我會孝順你。”

    徐歧貞摸了摸他的腦袋。顏

    愷累了之后,去旁邊的座位上躺著休息了。顏

    子清坐到了徐歧貞身邊,緊緊握住她的手。如

    果不是在飛機上,他想把她抱在懷里,然現在卻不能,因為不安全。徐

    歧貞道:“我睡一會兒。”

    顏子清點點頭:“安心睡,我在這里呢。”徐

    歧貞閉上眼。

    她并沒有睡著,山本靜的臉在她腦海里一遍遍回蕩,攪合得她無法安寧。

    當時,山本靜失控打了她之后,顏子清和顏愷一起動手打回去,他們父子倆也是用了全力,山本靜是很崩潰的。在那個瞬間,她的怒意到了極點,想要和他們拼命。

    后來顏子清威脅她,說如果她敢扣留他們,她掙來的一切都會毀了。山

    本靜就冷靜了下來。

    她沒有哭,只是用陰鷙的目光看著徐歧貞,冷冷笑道:“你搶走了我的過去,高興不高興?”徐

    歧貞的臉還疼著,原本不想和她計較,就沉默沒接話,不成想山本靜變本加厲:“你奪走了我的兒子,我的丈夫!將來你會遭到報應的!”

    徐歧貞這才抬眸,看向了她的眼睛:“子清和你沒有結過婚,他不是你的丈夫;愷愷不滿月就被你拋棄,不是我奪走的,是你不要的。”她

    頓了下,繼續道:“我沒有搶走你的過去,是你自己把過去拋棄了。”

    顏子清和顏愷都圍在徐歧貞身邊。他

    們如此抵觸山本靜,不是因為徐歧貞,而是因為山本靜自己——不是每個人都有回頭的機會,也不是每個錯誤都能彌補。錯

    過了就沒有了。造

    成了傷害永遠都無法恢復如初。

    山本靜妄圖把八年的光陰一把抹去,回到八年前甚至十一年前,是不可能的。

    別說已經有了徐歧貞,就算沒有,依照顏子清的性格,他也是不會再讓兒子去認山本靜,也不會再接納她。徐

    歧貞很篤定,因為她和顏子清很像——假如顧紹再回頭,徐歧貞是不會接受的。

    這件事之后,山本靜將近十年沒有再糾纏過他們了,這是后話。

    最終,徐歧貞生日的時候,帶上了顏愷送給她的那條項鏈,顏子清派人去香港買到了,給了顏愷。顏

    愷替徐歧貞戴上,然后和他妹妹一起,對徐歧貞道:“媽咪長命百歲。”顏

    棋依靠著徐歧貞,突然說:“媽咪,我想要個小妹妹。”

    徐歧貞和顏子清一愣,下意識想,這話是誰教她說的?

    顏棋卻繼續道:“我要給她做衣裳,帶她玩,買好吃的給她。”“

    為什么想要小妹妹?”顏子清抱起了女兒,問道。顏

    棋說:“棗棗也有妹妹了。”棗

    棗是她的同學,兩個人關系很好,棗棗家也是幫會的,跟顏家很熟悉。

    徐歧貞就笑了起來。

    他們既煮了長壽面,也買了生日蛋糕。吹

    了蠟燭,顏子清就湊在妻子身邊:“你許了什么愿?”

    “給我女兒生個小妹妹。”徐歧貞道。顏

    子清整個人愣住。

    等客人們散去了,他們倆回到了房間,顏子清按住了徐歧貞:“之前你在餐廳說的話,是真的,還是玩笑?”

    “什么話?”

    顏子清抓住她的手略微用力。

    徐歧貞的喘息頓時就不勻了,她求饒:“是真的。”

    “你做好準備了嗎?”顏子清有點擔心。上

    次流產之后,醫生說徐歧貞要休息一年半載。

    如今快過去一年了,身體是恢復了,可她的心理呢?

    她當時可是崩潰到自殺的。“

    嗯。”徐歧貞道,“其他孩子們都有很多兄弟姊妹,我們家也應該多一些。”顏

    子清這個晚上格外賣力。時

    間就到了年關,一整年結束了。

    徐歧貞的餐廳培養了兩名徒弟,她每天只做四個菜,其他的都是徒弟做,生意也沒有開業時那么好,但每天都是滿座,還是很賺錢。

    除夕當天,她以顏家宗族長婦的身份參加了顏家的祭祖。燒

    香的時候,徐歧貞想起顏子清一年前的那句話:嫁給我,你就可以當家做主了。顏

    子清的承諾做到了,徐歧貞也的確成了一家的女主人。自

    己能做主之后,就會發現生活如此美好。她

    親自操刀,給顏家做了年夜飯。

    她也跟顏老說:“把幫會里的叔叔們都請過來,還有家里的管事們,擺四桌酒宴,咱們一起過年。”

    顏老覺得這個想法不錯。這

    種事,就需要女主人操持,以前他們父子倆誰也不會想到這層。

    果然,顏老的餐廳擺了四桌。邀

    請的客人們都來了,有的還拖家帶口。孩子太多,又在梢間設了兩個桌子,專門給孩子們的。

    徐歧貞餐廳的徒弟廚師也來幫忙。這

    一年格外熱鬧和喧囂。

    別說顏子清,就是顏老也因為高興而喝得有點醉了。

    “子清這小子,而立之年毫無建樹,只是娶了個好媳婦!”顏老說。

    顏子清就看了眼徐歧貞。徐

    歧貞不知是喝酒了,還是害羞了,她面頰微紅,比門口的紅燈籠還要秾艷。顏子清回想起自己初見她時,就很想睡她,那時候覺得她很好看。

    如今再看,她仍是那么漂亮。

    大年初一,徐歧貞在顏子清的主樓清醒,顏子清摟住她。兩

    個人賴了半個小時的床。顏

    子清對徐歧貞道:“我從今天開始,搬到小西樓去,行嗎?”

    她更加喜歡小西樓,更加幽靜。

    “好。”徐歧貞答應了。

    從那天之后,他們倆就不再分居,而是一起住在了小西樓。

    顏子清發現,正常情況下徐歧貞每晚都要練字,寫完再睡覺。到

    了大年初十,他喝酒喝到凌晨五點多才回來,迷迷糊糊睡著了,直到下午三點多才醒,徐歧貞去了餐廳。

    顏子清躺在床上,突然很想看看她每天都寫些什么。

    這個念頭像洪水猛獸,只要一起來就控制不住。顏

    子清爬起來,想要打開徐歧貞的抽屜。</p>,精彩!( =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