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豪門總裁 -> 夫人別躲了: 第1058章 狠勁

第1058章 狠勁 免費閱讀

上一章        夫人別躲了最新章節        下一章

    第1058章 狠勁

    葉嫵當天留在顧輕舟這里。

    她心情不好。

    “......老師,我二姐昨天連六姨太都吼了。”葉嫵道。

    葉二小姐葉姍,如今處于暴怒的狀態,她整天冷著臉,對誰都不搭理,傭人稍有不順心她就要訓斥。

    她素來嚴格,如今卻不是單單嚴格了,甚至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督軍讓六姨太靜養,六姨太太饞嘴了,自己去廚房做點心,正在揉面,動作張合太大了,被葉姍看到了。

    葉姍好一通罵。

    六姨太倒也不是嬌滴滴的,被罵了只是道歉,一張臉通紅,尷尬得無地自容,沒哭。

    有了六姨太做靶子,家里其他人全部噤若寒蟬。

    家里的傭人連呼吸都輕了三分。

    “督軍不知道她這樣?”顧輕舟問。

    葉姍這脾氣,估計是一時半會收不了。愛情的失敗,對于年輕的女孩子而言,真像是塌了天,哪怕只是單相思。

    王游川比葉姍大二十幾歲,他們一個逐漸蒼老,一個日益成熟,時間不會給他們等待的機會。

    就像王游川和秦紗那樣,二十年的分離,需得濃厚的感情基礎,葉姍和王游川沒有。

    “父親知道的,他默許了她鬧。”葉嫵道,“老師,我父親對我和姐姐們都很好,特別是我娘去世后。”

    葉嫵的母親曾經虐待過孩子們,而葉督軍忙著軍務不知情,這導致他內心深處都感覺虧欠了孩子們的。

    對待葉嫵姊妹,葉督軍的慈愛大過于嚴厲。

    要不然,他早就給葉姍訂婚了,豈能容許她單相思到今時今日?

    “那就沒辦法了,你們家的傭人只得夾緊尾巴做人。”顧輕舟嘆了口氣。

    傭人再次給葉嫵添了新鮮的熱巧克力,葉嫵突然老氣橫秋嘆了口氣,道:“多事之秋啊。”

    顧輕舟俯身,拿起一塊蛋糕吃,沒言語。

    又過了兩天,一轉眼就是周末。

    葉嫵需要開導葉姍,就特意請了葉姍去騎馬。

    顧輕舟的傷雖然好了,還是不能騎馬的,葉嫵想要她靜養,不能讓她受了顛簸,就沒有叫她。

    葉姍則是不情不愿。哪怕葉嫵對她再好,也無法打開她的心扉。

    她內心的痛苦,不屑于向葉嫵傾訴,而葉嫵又著急開導,導致姊妹倆像有仇似的,個個都繃著臉。

    她們去的騎馬場,跟軍方關系不錯,平日里不少軍官家的太太和小姐少爺們去玩。

    然后,葉嫵跟幾位師長太太閑聊,就聽說了一件事。

    她當時坐不住了,丟下葉姍自己回城。

    中午十二點的時候,葉嫵回來了。

    她一進門,臉色就不太好看。

    “怎么了?”顧輕舟剛吃過飯,正在考慮要不要去散步,葉嫵就急匆匆進來。

    顧輕舟順勢拿了一件長流蘇的雪色披肩,邀請葉嫵一塊兒出門:“別急,邊走邊說。”

    葉嫵剛進門,還沒坐下,又陪同顧輕舟出門。

    四月的午后,陽光篩過樹梢,一圈圈明亮溫暖的光圈,似給大地披上了錦裘,迎面的風也溫暖舒適。

    葉嫵把事情,先簡單說了一遍:“蘇鵬在訓練的時候,摔斷了腿,若不是坑里有個沙袋阻攔了下,他那條腿只怕要徹底廢了。”

    她表情很不好看。

    顧輕舟仔細詢問,才知道蘇鵬的確是存了自斷一腿的打算。

    沙袋是偶然放在那里的,不是刻意的,稍微緩沖了下,讓他的腿只是骨折,沒有粉碎。

    “老師,他是不是瘋了?”葉嫵可能是太過于急切,如今喘氣都跟不上了。

    顧輕舟頷首,道:“不是瘋了,是走投無路了。”

    蘇鵬該想的辦法都想過了,而且還被顧輕舟一訛,嚇得說出了實情。

    他并不幼稚,不會存著顧輕舟真幫他保守秘密的幻想,他能做的就是盡可能離開軍營,保留這條命。

    他知曉顧輕舟對他的所作所為不贊同,而葉嫵又沒什么主見,他失去了再次作惡的先機。

    沒想到,又是功虧一簣。

    “老師,蘇鵬的確是喜歡自作聰明,把其他人都當傻子,我也討厭他利用我,可我心里總是感覺對不起他,這是為何?”葉嫵問。

    這是一種善良的美德。

    在傳統文化受到西學東漸沖擊的年代,阿嫵這樣的美德,在新派知識分子眼里,可能有點愚昧,甚至可笑。

    顧輕舟卻覺得難能可貴。

    “憐憫之心,是人之常情。”顧輕舟道,“他既然有了自斷一腿的決心,我們去看看他吧。”

    葉嫵點點頭。

    顧輕舟又問:“他在軍醫院嗎?”

    “是的。”葉嫵道。

    顧輕舟讓司機準備好汽車,她上樓換了身衣裳,又讓葉嫵去洗了臉,兩人一起出發,去了軍醫院。

    在軍醫院門口,有一輛汽車停穩,從車里下來一個女人。

    她正是蘇鵬的嬸母。

    蘇太太穿著一件藍白相間的短衫,深色長裙,頭發梳得整整齊齊,盤了漂亮的發髻。

    短衫原就是寬大的,她的小腹處略微隆起,倒也看不出來什么。

    顧輕舟和葉嫵看到她,她也看到了她們,然后她突兀的臉紅了。

    蘇太太這一刻很窘,一張臉從面頰燒到了耳根,紅得明顯,導致領路的副官看了她幾眼,感覺莫名其妙。

    她一定尷尬極了。

    “三小姐,顧小姐。”蘇太太聲若蚊蚋,低聲和她們打了招呼。

    葉嫵可以應對的,可蘇太太突然窘成這樣,導致她內心深處也是一陣陣的尷尬,低低說了句蘇太太好。

    她們倆先往里走,顧輕舟就落后幾步。

    到了病房,蘇鵬瞧見了蘇太太,先是變了臉,唇色都嚇白了。

    蘇太太眼里蓄滿了淚水,隨時就要淚流滿面似的,對蘇鵬道:“聽說你受傷了,督軍派人去接我的......”

    “我沒事。”蘇鵬內心十分煎熬。

    軍醫和軍中將領都不在,只有幾名副官,顧輕舟就先退出來,去問了軍醫,蘇鵬的情況到底如何。

    軍醫告訴她:“以后可能無法長途拉練,其他的不影響,走路沒問題的。”

    顧輕舟心中了然。

    她回到了病房。

    蘇鵬正在跟蘇太太說著什么,蘇太太果然哭得不像樣子。

    葉嫵就道:“蘇團座,我先帶蘇太太去飯店下榻,明早再接她來看你,然后送她回家。”

    “好,多謝三小姐。”蘇鵬道。

    同時,蘇鵬又喊住了顧輕舟:“司太太,您是神醫,能不能請您再幫我看看腳?”

    這個請求很合理。

    顧輕舟答應了,道:“好,我看看。”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