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掌中嬌: 第 28 章

第 28 章 免費閱讀

上一章        掌中嬌最新章節        下一章

    溫遠集團的效率非常高。

    到傍晚時分, 方阮就收到了溫遠集團宣傳部的合作電話,交代了聯系方式后立馬給她發來的意向書文件。

    “絕了陳喋,這聞總上次來了趟劇組不會真是看上你了吧?”方阮走到陳喋旁邊說。

    陳喋側頭:“怎么了?”

    “把開發區美食城開幕的整個代言人都給我們了, 剛聯系我呢。”方阮一邊說著一邊往下劃, 嘟囔道,“就是這代言費給的不太慷慨。”

    “……”陳喋伸出手,“我看看。”

    方阮把手機遞給她。

    那代言任務倒是很簡單,就是在美食城開幕期出席參加幾個活動, 另外也可能會找影視方聯動宣傳,不過這個就是另外的合約內容了。

    只是陳喋不想自己都已經和聞梁分開了, 還要靠著他來接代言活動。

    陳喋把手機還給方阮:“你怎么覺得的?”

    “這個代言倒是很好啊, 介紹里這影視城項目地皮就是60億,后續商業價值還很大, 要是能拿下這個總代言人, 后續長遠利益肯定是數不清的。”方阮認真分析道,“這代言費雖然不高,但也合理, 而且更多的是摸不著的利益。”

    陳喋柳眉微蹙, 指間捻著那支發簪思考。

    方阮瞥見,輕呼一聲, 忙撲上去把那支發簪從她手中救下來:“哎呀祖宗, 你可別代言還沒簽下來就把人家聞總的寶貝給摔壞了。”

    “……”陳喋看著她把發簪放到絨布盒子里收好,說, “可我不太想簽。”

    她這話說的輕,也沒什么底氣, 因為不知道該怎么說自己拒絕的理由。

    方阮:“為什么?”

    “……”

    “你要是覺得代言費少的話,我們也還能去跟溫遠那邊談一談。”方阮提議道。

    “不是因為這個。”陳喋有點兒絕望。

    “那是因為什么?”

    陳喋沉默。

    “你又想什么呢, 之前讓你跟齊丞多相處相處你也不聽,看你對陸導也就那鬼態度,現在這么好的代言也要推掉?陳喋你進娛樂圈是來干嘛的,娛樂圈是你修行的尼姑庵?”

    陳喋小聲說:“我就不能只拍戲嗎?”

    “那你也得有這個資本啊,你就是每天都泡在劇組里,平時一點曝光都沒有,你看哪個好劇組敢找你。”

    “……”陳喋被她念叨煩了,舉手投降,“行行行,簽!簽代言!你決定!”

    方阮哼一聲:“這還差不多。”

    跟方阮說完,馮致坐在攝像機前喊她,陳喋跑過去,馮致說:“一會兒其他人收工了你留下來補幾個馬上的鏡頭。”

    “好。”陳喋點頭。

    一直等到夜幕降臨,陳喋穿著那身戲服都開始覺得有些涼了才終于輪到她。

    工作人員牽了一匹馬過來,陳喋拉過韁繩,摸了摸它頭。

    這些天她騎的都是這匹馬,已經熟悉不少,也不再怕它了。

    “是不是沒吃飽呢。”陳喋摸著鬃毛,自言自語似的跟馬說話,“怎么看著這么頹,你馱著我馱累了嗎?”

    馬自然不會對她的話有任何反應。

    一旁,馮致把一會兒的拍攝場地布置完畢,陸川也架好設備,身邊還站著陳舒媛。

    陳喋也挺佩服她這毅力的,一天下來都待在陸川身邊,也沒見陸川跟她說什么話,就這么在旁邊坐著,也不嫌無聊。

    “陳喋。”陸川朝馮致指了指,“可以過去了。”

    陳喋牽著馬走到拍攝鏡頭里。

    影視城這兒的馬都被訓的很溫馴,毛色黑亮,陳喋一席青衣,衣袖被微風輕拂起,竟有些渾然天成的俠義感。

    陳喋利落上馬,也沒讓人再扶著。

    周圍拍攝的軌道已經鋪好。

    陸川拉近鏡頭拍特寫,打板開拍。

    意外是在突然之間發生的,馬受了驚前蹄高高揚起,陳喋縱使拉緊了韁繩也支撐不住,身體完全失衡,最后的應激準備就是把腳從馬鐙里拿出來。

    陳喋從馬背上摔下來,手肘重重磕在地上粗糙的礫石上,磨得生疼,然后耳邊響起一道布帛撕碎的聲音,大腿上一陣刺痛,風吹上去還有點涼颼颼的,像是破開了個口子。

    陳喋發不出聲音,額頭上的汗幾乎是瞬間就冒出來。

    周圍亂糟糟鬧哄哄,很快就有一群人圍上來,遮住原本打在陳喋身上的光。

    受驚的馬被拽走防止二次受傷,陳喋摔下來時裙擺勾在馬墊金屬系扣上,撕開了一大片,白皙纖細的腿暴露出來,大腿上的一道口子觸目驚心。

    下一秒,周圍圍著的人被拉開,聞梁脫掉西裝,雙手環過她將,袖子系在她腰間打結,又把那礙事的在傷口周圍的長裙裙擺直接撕開到傷口之上。

    “叫救護車了嗎?”聞梁偏頭沉聲問。

    其中一人忙回答:“叫了叫了,馬上到!”

    陳喋已經從剛開始不能忍受的刺痛中緩過來了,聲音還在輕微的顫:“我沒什么事,就是腿可能扭到了。”

    聞梁沉著臉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保全組很快就去拿來了之前為了應付突發事件準備的醫藥箱,陸川接過跑過來:“先消毒吧,別感染了,救護車到了去拍個片看看有沒有事。”

    “我來。”

    聞梁不由分說的把醫藥箱拿過來。

    男人昂貴的西裝這會兒系在陳喋腰間,被地上的沙土礫石弄臟,身上那件白襯衫也沾上了血跡,眉眼沉郁,唇線緊抿,氣場沉著壓人。

    意外突發時大家都沒來得及去想聞梁怎么會出現在這,直到這一刻才琢磨出不對勁來。

    陳喋的腳踝被他抓在手里,燙的磨人。

    她不想被誤會,直起身要去拿鑷子:“我自己弄就行。”

    聞梁抬眼,罵她:“你行個屁。”

    “……”

    ok.

    聞梁先拿鑷子把粘在她腿上的礫石取掉,又用酒精棉擦掉上面的灰塵,最后才開始消毒。

    擦掉血后看著倒是沒起初那么可怕了。

    陳喋這輩子沒什么特別怕的東西,那些很多女孩子都會怕的像是蟲子老鼠鬼片兒之類的她都不怕,可就是怕疼怕苦。

    聞梁以前說她嬌氣其實也沒說錯,她對痛覺和苦味這些反應都很敏感。

    沒多余的心思去留意周圍人看著他們的怪異目光了,消毒酒精碰到傷口帶來的是劇烈的刺痛,陳喋雙手撐在身后痛的渾身一僵,連呼吸都忘了。

    聞梁看了眼傷口,說:“可能要縫。”

    “不縫。”陳喋揚著高傲的頭顱寧死不屈道。

    聞梁動作停住,捏著消毒棉的手停在半空,輕聲問:“還能不能忍?”

    “……能。”

    于是聞梁繼續消毒。

    通痛痛痛痛痛痛!!!!

    這狗男人下手怎么這么狠!!

    他是不是故意的???!!!

    原本陳喋只覺得應該只是腿滑破了個口子,被聞梁這么沒輕沒重的一消毒瞬間覺得自己大概是難逃截肢命運了。

    好在很快救護車就到了。

    聞梁俯身把陳喋小心翼翼的抱起來。

    “你他媽。”陳喋終于憋不住了,抻著脖子在他耳邊低聲說,“你能不能動作輕點兒,萬一我是骨折呢?”

    聞梁抱著陳喋快步往救護車方向走:“我看過了,沒有骨折,就是傷口割的有點深。”

    ?你還有這技能。

    陳喋剛才去扶腿時手上也沾了血,被聞梁抱起來時又下意識圈住了他脖子,這會兒才注意到那血也同樣沾在了聞梁頸上。

    除此之外,襯衣上也是斑斑駁駁的血印,看著有點嚇人。

    陳喋頓了頓,視線往上。

    聞梁額角上不知什么時候出了一層汗,眉間緊皺。

    陳喋被醫務人員一起放到救護車內的擔架上,車內狹窄只有一個人能陪同,聞梁早就緊跟著上了車,劇組其他工作人員便另外開車過去。

    ***

    方阮早上是開車來劇組的,忙把車從車庫里開出來。

    陳喋剛才那個鏡頭是在今天所有拍攝任務結束后的補拍鏡頭,片場只有工作人員,其他演員都早已經回酒店了。

    馮致和陸川趕緊要上車,陳舒媛拉住陸川:“學長,你這么晚了也要過去嗎?”

    “嗯。”陸川難得顯得不耐煩,扯開她的手就上車,

    馮致先前留了聞梁的電話,打過去問情況。

    掛了電話后說:“他們也快到醫院了,救護車上醫生初步檢查了,只有腿上受傷其他沒大礙。”

    “那就好。”方阮松了口氣,又問,“就是不知道這后面的拍攝要怎么辦?”

    馮致也愁這個,之前的簽約合同是簽好了拍攝時長的,像齊丞后續馬上就又有活動要參加:“先看看檢查結果再做調整吧。”

    車內安靜片刻,馮致又問:“陳喋是之前就和聞總認識?”

    在場的所有人長了眼睛的都能看出來兩人關系不一般,方阮自然也清楚,只是這陳喋從前從來沒主動提過啊?

    不對。

    倒是提過一次。

    在她追問是誰每天給她送早餐的時候,陳喋后來說是聞總。

    方阮壓根沒信,如今看來倒真有可能是聞總送的早餐。

    方阮小小的腦袋上冒著大大的問號。

    這聞總到底要對她手底下的小演員干嘛??之前不還說自己心上人不溫柔不大氣不顧家,跟個男人差不多。

    這和陳喋沒半點兒吻合啊??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不顧家,可這是重點嗎,陳喋那臉又純又媚,可一點兒不像個男人。

    難不成是家里有位男人婆,現在想把陳喋發展成小情兒??

    方阮越想越心慌,唯恐自家小演員被玷污了。

    雖說這聞總模樣清雋,也談不上玷污,可這事爆出來可就是洗不掉的污點了。

    “嗯,算是認識吧,但是也不熟。”方阮隨口瞎扯了個理由,“通過我們公司老板見過幾面。”

    ***

    陳喋一進醫院就被送去拍片。

    “我們會加急,大概半小時后出結果。”放射科的醫生說。

    “行,謝謝醫生。”

    陳喋從機器上爬下來,翹著腿一瘸一拐的推門走出去。

    聞梁等在外面,見她出來就上前彎腰要把她抱起來。

    “停停停停――”陳喋連聲說,推著他身子往后退,“在醫院呢,你別抱我了。”

    聞梁皺眉:“你腿都這樣了怎么走?”

    “要是被人看到了怎么辦,現在還是有些人認識我的。”

    聞梁:“有什么不能被看到的,不還和別人一起直播上熱搜么,現在就不肯了。”

    陳喋:啊??

    什么時候成了她跟人一起直播了?

    陳喋不想再理他的牛角尖,扶著墻蹦蹦跳跳的往前走,沒幾步又被聞梁拽住,差點滑倒,她正要發作,聞梁說:“待著,我去給你借輪椅。”

    “……不要。”陳喋再次拒絕。

    果不其然,聞梁臉色一沉,看上去很不耐煩。

    “……”

    陳喋自己都覺得是自己太作了,只是她這會兒還穿著底下半截撕碎的戲服,腰上系著西服,整個人邋里邋遢,沾著血。

    她難以想象這樣子的自己坐在輪椅上被人推著在熙熙攘攘的醫院里走一圈會是怎樣的一種盛況。

    “就不要。”為了表達肯定,陳喋補了一句。

    聞梁依舊看著她沒說話,看上去已經到了發火的邊緣。

    “我就作了,怎么著。”陳喋搶在他前面說出來,揚起下巴蹙眉道,“太丑了,我寧愿死。”

    聞梁上前一步,把她腰間的西服扯下來,往她腦袋上一丟,把臉都結結實實的完全擋住。

    “慣得你。”他輕諷。

    下一秒,陳喋腿上一輕,又被他重新托著腿彎攔腰抱起來。

    她聞到聞梁身上熟悉的味道。

    走出放射科門外,醫院就恢復了它本該有的吵嚷喧鬧模樣,陳喋也沒敢再動,兩根細長的手指在里面緊緊勾著罩在腦袋上的衣服,生怕掉下來。

    “普外科在幾樓。”聞梁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傳過來。

    陳喋:“我哪知道。”

    “單子上有,在我褲袋里。”聞梁抱著她的手往上顛了下,“把我拿一下。”

    “……”

    于是陳喋非常別扭的伸出手,繞過他臂彎很費勁才從他褲袋里勾出了一張單子,因為這別捏的姿勢兩人的手臂緊緊貼在一起。

    陳喋耳根有些發燙,好在現在被整個罩在衣服里。

    路人看著他們這高難度動作也只能朝聞梁投去打量的微妙目光,看不到她,這么想著陳喋又覺得舒服不少。

    “三樓,電梯上去右轉。”陳喋悶在衣服里說。

    一直等聞梁抱著她走進醫生辦公室,關上門,頭上的衣服才被扯掉。

    醫生問:“怎么了這是?”

    陳喋把腿伸出來:“滑傷了。”

    “哦喲這還挺嚴重的啊。”醫生彎下腰看了眼,給出了和聞梁一樣的結論,“得縫幾針啊。”

    陳喋光聽“縫幾針”這三個字就已經頭皮發麻。

    “能不縫嗎,就貼個紗布不會好嗎?”陳喋做最后掙扎。

    “你這個傷類似于割裂傷了,不縫合的話傷口有張力,長不住的。”醫生說著還按了下傷口周圍的皮膚,似乎是為了給陳喋確認一下傷口的確很深。

    陳喋被他這一按痛的差點兩眼一黑。

    “縫吧。”聞梁替她做了決定。

    以一種非常淡然的態度。

    陳喋剛才那下痛的才緩過來氣,就抬手往站在身后的聞梁身上打了一拳:“痛的又不是你!”

    “你不縫以后有的是苦要吃。”聞梁說。

    陳喋覺得自己還能再搶救一下:“除了這個沒其他辦法了嗎?”

    “小姑娘,你男朋友說的沒錯的,縫了后面好的要快很多,而且會做局部麻醉,只有等麻醉過了才會有點疼,你這個傷三針就夠了。”

    陳喋立馬說:“他不是我男朋友。”

    聞梁輕嗤:“快縫針吧。”

    陳喋迅速扭頭瞪他:“聞梁你無不無聊!”

    “麻醉了不疼。”

    可最后也沒辦法,陳喋后面還有戲要拍,自然也想腿傷能快點好,醫生都這么說了再怕也得縫針。

    醫生在傷口周圍做了局部麻醉,重新清理干凈后就準備開始縫合。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陳喋體質特殊,對這麻藥接受并不好,以至于縫合時還有明顯的痛覺。

    陳喋“嘶”一聲,緊緊咬住牙。

    緊接著,眼前被一只干燥溫熱的手擋住,帶著她從前所熟悉的淡淡煙味,摟著她往后倒,腦袋貼到聞梁懷里。

    陳喋太怕疼了,眼睛被捂住后消退了一些她血淋淋的直觀感受,可每一次刺穿的痛覺都讓她忍不住發抖。

    于是聞梁的手臂從身后環過來,緊緊抱住她肩膀。

    他頭低下來,鬢角短短一茬頭發弄的她頸側有些刺。

    “還是疼?”他在她耳邊低聲問。

    距離靠的太近,每一個呼吸與起伏都被無限放大。

    “都怪你說不疼。”陳喋發著抖咬牙切齒道,“我殺了你。”

    “行,腿好了殺了我。”聞梁說。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