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科舉逆襲:最強女首輔: 189.189:崔家隱患(1更)

189.189:崔家隱患(1更) 免費閱讀

上一章        科舉逆襲:最強女首輔最新章節        下一章

    承平九年二月,程卿滿十六歲。

    這一年的時間好像過的特別快,程卿基本上放下了所有雜事,要在八月的鄉試中奮力一博。

    她的起步比別人晚,寒窗苦讀的時候也比別人短,但讀書這種事除了努力,也真的要講點天分,程卿覺得自己天分可能比不上孟懷謹,卻也是超過南儀書院許多同窗的。

    五月份時,程家的下人發現紀皓在楊柳巷打轉,嚇得趕緊告知柳氏。

    柳氏也沒讓人打攪程卿溫書,為母則強,自己就把此事處理了——她都不需要去見紀皓,只需派人給紀家送個信,紀家人自然會把紀皓帶走。

    不過柳氏也奇怪,這拒親都半年了,怎么紀皓還沒放棄?

    也不知紀家是怎么和紀皓說的……別人家的事,程家也管不著,兼祧是解不開的死結,柳氏將紀皓視作洪水猛獸,生怕他鬧出動靜會影響到大娘子。

    如果有合適的人家,柳氏恨不得立刻將大娘子出嫁。

    大娘子都二十歲了,柳氏愁的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一邊是視若親女的繼女,一邊是只比繼女小兩歲的親女……

    最后還是李氏給她吃了顆定心丸:

    “莫要擔心,等卿哥鄉試后,我為她們姐妹保媒。”

    橫豎都是已經耽擱了,早幾個月出嫁和晚幾個月出嫁有什么區別嗎?

    李氏倒有合適的人選,不過姻親求的是強強聯合,程卿只有一個秀才功名還是差了些。

    叫李氏這么一說,柳氏也沒那么慌了,一家人就盼著程卿鄉試順利!

    家里沒給程卿壓力,程卿自己心里明白。

    七月,南儀書院就給所有乙字班的學生放了假。考籍在外地的學生提前兩三個月就動身回鄉了,考籍在本地的也需要去府城準備應試。

    鄉試連考三場,每場都考三天,每一場都不再單獨放榜,考中舉人的就登“乙榜”,因為放榜之時桂花飄香,又稱為“桂榜”。

    鄉試第一場在八月初九。

    但在七月底,程卿就已經到了府城做準備。

    這時候,誰要是水土不服生個病,就要再等三年,大家都是小心又小心,情愿早早來府城備考,也不想出個什么意外。

    司硯和司墨都放下了別的事,一起到府城陪考,此時任何事都是次要的,唯有程卿的鄉試才是最重要的。

    去年從京城回來,程卿就經常收到孟懷謹的信了。

    考前最后一封信正是七月初收到,給她說了許多應考的心得囑咐她靜下心應考。

    這一次,族里來應考的也有好幾個,程珪、程瑁皆在其中,都與程卿一起住在五房安排的房舍里。

    周恒也不必去擠喧鬧的客棧,作為崔家的準女婿,崔家也在府城給他安排了清靜的小院應考,雖然還不知要娶崔家哪位小姐,這準女婿的待遇周恒是提前享受到了——按崔彥的說法,這一次鄉試周恒若是不中,就將崔家的庶女許給他,若是一下中舉,結親照舊,結親的對象卻換了崔家嫡小姐!

    崔彥還說過,若是周恒在鄉試中排名靠前,不僅要嫁嫡親妹子給他,還要想辦法帶周恒一起去國子監。

    這令程卿極為羨慕。

    商人身份地位雖不高,鈔能力卻十分管用,她若是像崔家一樣有錢,也能給自己定制養成三個姐夫,還怕姐姐們嫁的不合心意么?

    現在倒稍有家底了,卻哪里還能再等幾年呢,可恨剛穿過來時不僅窮,還有令人退避三舍的壞名聲,求著別人收她當小弟都機會渺茫,別說她自己去收小弟了!

    程卿羨慕崔彥。

    崔彥此時在老家,正在和崔老爺提要求。

    崔老爺長得白白胖胖,圓圓的肚子讓身上的綢衣高高頂起一塊,看上去十分和氣,崔彥沒減肥前就和他爹宛如一個模子印出來的——現在站崔老爺身邊就沒那么像了,但崔老爺還是最疼他。

    原來疼,是因為崔彥是嫡子。

    重庶輕嫡是亂家的禍頭,稍微有點見識的人家都不會那么干,崔老爺能把生意做這么大自然也不糊涂,美妾是納了一堆,卻最敬重正妻,也最看重嫡子。

    不過那時候疼崔彥,是因為崔彥占了嫡子的位置,就是換了別人投胎到崔太太肚子里,崔老爺也一樣疼。

    真正待崔彥不同,還是崔彥表現出讀書的天賦。

    承平七年給崔家考回了一個‘秀才’,如今更要下場考舉人,崔老爺顏面有光,又指著崔彥以后為崔家改換門庭,現在自然更疼他。

    崔彥說要去國子監,崔老爺一口同意。

    國子監好啊,比南儀書院更能結識到有來頭的同窗。

    崔彥說要帶周恒一起去,這下崔老爺沒有一口答應:“一省一府的‘貢監’名額都有定例,把你送去國子監還行,再送一個周恒……有點難。”

    困難是困難,崔彥讓他爹想想辦法,崔家資助周恒,一百步至少走了九十步,難道還差最后一點?

    “那可是我嫡親的妹夫!”

    崔彥這樣給他爹施壓,崔老爺馬上反過來哄他,“好好好,為父想想法子,你先專心應考。別管你還是周恒,都得中舉,不當舉人,崔家再有錢也花不出去。”

    安撫了崔彥,崔老爺一面托人打聽“貢監”的事,一面與崔太太商議嫁女的事。

    聽崔彥的意思,周恒這科應是能中舉。

    若能中舉,崔老爺就打算把嫡出的崔五娘嫁給周恒。

    若不得中,就嫁庶出的崔三娘或者四娘。

    嫁嫡嫁庶,嫁妝標準都不一樣,崔老爺自然要與管理中饋的崔太太商量。

    崔太太也愿意見著周恒考中,好把自己嫡親的崔四娘嫁過去……崔家是有錢不假,官宦之家卻輕易不與商戶結親,富商家的女兒不愁嫁,但想高嫁也是很不容易的,像周恒這樣年輕有前途的讀書人,在崔太太眼里也是很好的女婿人選了。

    好女婿當然要留給親女兒,難不成要留給小妾生的?

    這邊崔老爺和崔太太商議,不慎就被來給崔太太請安的王姨娘聽見了。

    王姨娘就是崔三娘和崔四娘的生母,早些年是極為得寵的,還生下了崔老爺的庶長子崔大郎。

    聽見崔老爺在里面說周恒中了舉就娶五娘,沒中就在三娘和四娘中挑一個嫁過去,王姨娘氣得手抖——她兒子是庶出,所以不如崔彥,她忍了。如今女兒嫁夫婿,也要撿正房挑剩的是什么道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