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科舉逆襲:最強女首輔: 161.161:怕你們見面會打起來(3更)

161.161:怕你們見面會打起來(3更) 免費閱讀

上一章        科舉逆襲:最強女首輔最新章節        下一章

    蕭云庭請來了詩詩,程卿還覺得這人多此一舉故弄玄虛,除了顯擺他消息靈通屁用沒有。

    程卿既不會因為見了詩詩而覺得內疚,也不會因為詩詩如今能出入京城權貴的府邸而害怕。

    然而蕭云庭說乘坐公主儀仗前來的客人是柔嘉縣主,程卿就很感興趣了,一時間看這病嬌世子都順眼不少!

    “是因程卿身份低微,不配見柔嘉縣主嗎?”

    程卿問蕭云庭。

    蕭云庭很認真搖頭:

    “不,我怕你見了柔嘉縣主,會忍不住和她打起來。柔嘉是皇上最疼愛的外甥女,你若傷了她,本世子也不好保你。就算皇帝大度不追究,福貞長公主也會將你大卸八塊。”

    程卿干笑,“好端端的,我去招惹縣主做什么,世子說笑了!”

    蕭云庭看著孟懷謹,“難道你沒告訴程卿,柔平縣主程蓉的死和柔嘉有關?”

    蕭云庭一臉“快別演了”的表情,程卿臉上的笑就掛不住了。

    一時間觀景樓閣上非常沉默,只有蕭云庭自己怡然自得飲酒吃菜,好不快活。

    孟懷謹皺眉:

    “世子有話就請直說吧,不用試探我,程氏對我有恩,蓉小姐死的突然,我心中有疑慮,順便將這疑慮告訴程氏也不是錯。”

    能說的他肯定是說了。

    不能說的,自然不會說。

    孟懷謹也是給蕭云庭交底,他的確是對蕭云庭起了嫌隙,但也不會將蕭云庭反手賣給別人!

    蕭云庭笑笑,“我只以為你還來不及說,既然說了,就不必我浪費口舌力氣再講一遍。可憐柔平縣主恰是花一樣的年紀就香消玉殞了,我若是她家人,也會悲痛異常……可是怎么辦呢,皇帝說柔平縣主是傷重不治而亡,程氏也只能接受。就像程氏覺得一個妓女留在宣都府對族中小姐的聲譽有影響,就毫不留情驅逐了妓女,柔平縣主的遭遇,和那妓女比起來也沒什么差別。”

    蕭云庭把程蓉和詩詩類比。

    原來這就是蕭云庭邀請詩詩來彈琴助興的原因。

    這是一種話術。

    程卿能聽見下面亭里傳來悅耳的琴聲,因為距離和地勢的關系,坐在亭里彈琴的詩詩卻絕對聽不見蕭云庭的話。

    就算聽見了也沒關系吧,詩詩又不能因為蕭云庭的輕蔑就跳起來發火。

    蕭云庭不僅是在輕蔑詩詩,也在輕蔑程蓉。

    程卿沒有像蕭云庭想的那樣暴怒。

    她很認真向蕭云庭解釋:

    “我不否認南儀程氏做事霸道,但程氏有自己的底線,我們請詩詩姑娘換一個地方營業,卻不會派惡奴把詩詩打死了,再將她的尸身交還給家人,賠幾輛銀子送一副棺材,假惺惺的說幾句惋惜之詞就了結一條人命。就算她是妓女,也是爹娘生養的,還是有人會為她傷心難過。”

    蕭云庭不打算直接說程蓉,偏要拿詩詩的遭遇來類比,程卿也不介意用事實來反駁。

    說起來,她還給詩詩送過一百兩銀子的路費呢!

    詩詩可能無辜,程氏行為霸道,但詩詩收齊延松財物是真,利用甜言蜜語讓齊延松承諾為她贖身也是真。她是妓女,以有這樣的魅力自傲,大姐程慧卻是良家小姐,別人的議論對妓女是增光添彩,對程慧就太誅心了。

    所以說詩詩無辜,又不那么無辜。

    程氏霸道,卻又霸道有因。

    而程蓉的死……程蓉礙誰的事了,要拿命來抵的罪,得有多嚴重。官府給犯人判個斬立決還要經過堂審呢,程蓉的死卻是莫名其妙,和詩詩的遭遇完全是兩回事!

    不等蕭云庭說什么,程卿又道:

    “孟師兄的確說過蓉姑姑死的蹊蹺,蓉姑姑的死和柔嘉縣主有關,世子剛才也側面證實了這點。世子要是知道全部的真相,不妨直言相告,若這個真相需要程卿付出代價來換取,那也請世子說出可以交換的東西,程卿會盡量滿足世子的需求。”

    情報不同于小湯山的溫泉莊子,有錢商戶不敢買小湯山的莊子,情報卻只需要用一定代價去換,因為這不像莊子的易手那么顯眼,蕭云庭即便告訴了她真相,他不說,程卿不說,就不會有第三方知道。

    孟懷謹在場也沒關系,孟懷謹現在一頭搭著蕭云庭,另一頭難忘程氏之恩,他本就處于中間地帶,充當著蕭云庭和程氏的潤滑劑。

    “程卿!”

    孟懷謹出聲制止。

    蕭云庭想要的不是別的,就是程氏啊。

    這一步步勾著程卿欲罷不能的,正是要拿程蓉之死的真相拉著程卿上船。

    只要程卿上了船,程氏也難逃蕭云庭的算計。

    孟懷謹有個直覺,蕭云庭嘴里的‘真相’,絕對是程卿難以承受的。

    要擺弄人心,不外乎抓住一個人喜怒哀樂。

    承平三年,蕭云庭派人找到他,用的就是同樣的招數,告訴他一個足以讓他整個世界山崩地裂的‘秘密’,將他平靜的生活徹底摧毀,再向他伸出援手——

    此刻蕭云庭又故技重施!

    同樣的招數,蕭云庭到底要用幾次?

    孟懷謹站起來,“程卿,跟我走。不用蕭世子幫忙,我們還是能查出真相,只是花的時間更久。這個更久是幾個月,是幾年,我無法保證,但我孟懷謹發誓,終其一生,我都不會忘記蓉小姐的死!”

    程卿看看孟懷謹,又看看蕭云庭,慢吞吞站起來:

    “也好,反正我還很年輕,自己感覺身體也不錯,大概還能活上個幾十年,只要有耐心有恒心,總會查到真相。”

    她作勢要跟著孟懷謹離開,蕭云庭卻似一點也不急,仍然在慢慢喝酒,只賞了程卿一個眼風:

    “那你們走吧,一個是狀元之才,另一個也有狀元之相,你們兩個都是極聰明的人,本世子相信你們傾力調查此事,柔平縣主是怎么死的,早晚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只是到那時,你們是否還能懲戒害死柔平縣主的兇手呢?哎,不好說,真是不好說!”

    這個病嬌,真的太深諳人心了。

    程卿很想掐死他。

    進退兩難之時,觀景樓下傳來一陣喧嘩,一群人相攔,一個頭戴珠冠的錦衣少女仍在快步走來:

    “庭表哥在待客,這么好的琴聲,怎能不請柔嘉共賞?”

    柔嘉縣主來了!

    今晚看來從蕭云庭嘴里聽不到真相了。

    ——不過柔嘉,已經能確定和蓉姑姑的死有關了。

    程卿忍不住去打量柔嘉縣主。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