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媒婆蕭九娘: 225:一同進宮

225:一同進宮 免費閱讀

上一章        媒婆蕭九娘最新章節        下一章

    “父王,不是孩兒冷血,而是這小子當年自己任性妄為,如今說回來就回來,還當王府是什么了?父王,就這樣的人,讓他去見皇上,您覺得妥當嗎?!”拓跋遠作為三王府的嫡長子,如今也算是三王府里面在朝廷當官最大的世子,最有希望繼承三王府的人。所以,所起話來,底氣都足了幾分,其他人根本不敢插嘴。

    連氏見拓跋遠言行如此激動,欲阻攔。但想想看,拓跋遠和洛流蘇好說也是親兄弟,她不想自己若是介入了,讓拓跋遠對洛流蘇的仇恨更加深了。于是還是閉了口。

    三王聽了拓跋遠的話,皺了皺眉頭,顯然是對拓跋遠的反對有些不悅,沉聲回道:“皇上心胸寬厚,裁決公正,我現在是不認他為我兒,可他血液之中流著的卻是拓跋氏的血液!凡是留著拓跋氏血液的人,自然都歸由皇上的一句話,你問本王妥當不妥當,那你的意思是,此事連皇上都沒資格裁決了?!”

    “孩兒不是這個意思!”拓跋遠開始有些心急,“孩兒只是覺得,父王如若不認他,那便將他逐出府外便是,何須多此一舉,還去勞煩皇上?皇上日理萬機,朝臣都不敢隨意清擾,這小子不過是戴罪之人,怎有資格去面見皇上!”總之,拓跋遠不可能同意洛流蘇進宮的。

    “他不僅曾是三王府的人,更是皇上作為太子時親口稱之神童的人,本王的決斷倒是無所謂,更重要的還是皇上的裁決,畢竟,此人曾被皇上重視過,若是皇上愿意重新給他一個機會,那本王自然沒有話說。”三王的字里行間,聽起來是為難洛流蘇,實際上就是在幫洛流蘇獲得更大的機會。

    有心之人聽得明明白白,可即便三王如此委婉的維護偏袒洛流蘇,可那些心有不服的人卻依舊沒有辦法阻止。

    最后,三王不再多說,先一步離開了祠堂。

    連氏未走,看著跪在地上的洛流蘇,心中好是心疼。

    那些個說不上話的姨娘和晚輩早就沒心情待著,三王前腳一走,他們立馬各自散了。

    不過,拓跋遠和拓跋明還駐留,似乎還有什么話要說。

    拓跋遠毫不掩蓋地瞪了一眼,哼了聲,便走到連氏身邊,拉著連氏的胳膊,語氣被情緒影響,都變得有些不敬,“母妃,您說父王到底是為了什么?一個離家十年,對家對親人不聞不問的不孝子!如今說回來就讓他回來?不過在外面跪了五個時辰而已!”

    拓跋遠知道連氏性子溫和,不會像三王如此頑固,所以試圖說服連氏,讓連氏不去接納洛流蘇。

    可是他忘了,年少之時,連氏對洛流蘇的愛要比三王來得更多。

    連氏聽到自己的大兒子說著自己的小兒子,親兄弟之間也能說出如此刻薄的語言,心下十分不舒服,還是秉著不讓兄弟二人矛盾加深的原則,連氏只能敷衍應和,“你父王歷來都是如此行事,我們也沒辦法。”

    拓跋連聽言,高興的以為連氏是站在他這邊,立馬反駁:“母妃何出此言?父王一聲寵愛母妃,母妃的話父王都是愿意聽得呀!只要母妃在父王面前勸說幾句,父王一定會重新考慮裁決這個不孝子的!”

    拓跋明始終站在一旁,作為庶出,理應不插嘴。

    更重要的是,他發現真的不需要自己動手,這個拓跋遠一個人似乎就能解決好這件事了呢。

    洛流蘇低頭跪在那,無動于衷,不想辯解,不想反駁,絲毫不在乎這些。

    本來,回來就不是他的初衷,既然他為了三王府回來,那么,三王府是留是逐,他都不會有半句怨言。

    再者,三王府既是要他千刀萬剮之后才認他回府,他也服從。

    這就是他回來的代價,他愿意承擔。

    “遠兒,他...他始終與你有血緣關系,是你的弟弟...你為何如此...”連氏看著拓跋遠的怨氣如此之大,不禁皺起了眉頭。

    拓跋遠像是發了瘋一樣,根本聽不出連氏語氣之中的不滿,更加不愿意聽這些話,自以為是地甩袖回道:“孩兒一心為了三王府,二十幾年來,恪守本分,謹聽父王母妃的教導,雖然孩兒現在都已經成家了卻還未得到皇上的賞識,但孩兒從沒放棄過!孩兒認為,只要是為三王府好的,那便是孩兒信任的人!可是,這個不孝子,從離家那一刻,孩兒像父王一樣,就當是沒了這個弟弟!”

    要說拓跋遠義正言辭,說的有一套是一套,若是旁人聽去了,當真是覺得拓跋遠深明大義,大公無私。

    可是,說到底,拓跋遠還不是忌妒心作祟,為了不讓洛流蘇阻擋到自己的路,才如此咄咄逼人。

    “遠兒,你莫要如此多想,一家人終歸是一家人,知錯就改善莫大焉,況且...你父王這幾個月的重病,也是你弟弟治好的...”連氏想讓拓跋遠知道,他的弟弟沒有不管不問,他的弟弟即便是離家十年,回來之時還是能幫到三王府很大的忙。

    而他,才是更應該反省的那一個!

    拓跋明在旁早已聽出了連氏口中對洛流蘇百般維護,顯然,她和三王一樣,是有意讓洛流蘇名正言順的歸府的。

    拓跋明心中冷哼,對于這樣的虛假表面,當真是唾棄。

    可拓跋遠還沒反應過來,天真的以為是連氏心軟,不舍洛流蘇,還堅持不懈,拉著連氏,“母妃,你太是心軟了...”

    可是連氏根本不想再聽拓跋遠強扯下去,面上已經表現出不耐,打斷拓跋遠將要說下去的話,“好了,時候不早了,該休息了!”

    拓跋明下一秒就拱手道,“那孩兒先退下了!”話落,大步離開。

    拓跋遠心有不爽,不吐不快,卻被連氏的態度搞得一口氣憋在了心口,讓他焦躁。

    隨后,連氏還直接讓洛流蘇起來。

    這更讓拓跋遠接受不了。

    然而,連氏根本無意去理會拓跋遠的焦躁,直接被丫鬟扶走了。

    祠堂上,只剩下拓跋遠和洛流蘇。

    洛流蘇微微顫顫站起身,緩了緩腿腳。

    誰知,拓跋遠為解心中悶氣,二話不說一腳踢到了洛流蘇腿上,直接讓洛流蘇跪摔到了地上。

    “你這個不孝子,本世子以為你心無旁騖沒那么多小心思,卻不想如今當真動了欲望!本世子看不上你,你也休想踩到本世子的頭上!”話落,拓跋遠哼了聲,甩袖離開。

    終于,人都走完了,算是平靜了。

    看著這一腿的傷,洛流蘇不禁嘆了口氣。

    罷了,這都是該經歷的,何須計較。

    *

    翌日,紀王府傳來昨晚三王府發生的消息。

    蕭九本就一直擔憂洛流蘇,如今聽說三王要把洛流蘇押到皇上面前,立馬恐慌了起來。

    拓跋紀和虞氏倒是明白三王的用意,便解釋安慰給了蕭九。

    蕭九聽完,恍然大悟。

    “看來三王爺還是很疼愛自己這個兒子的嘛!”蕭九慶幸。

    “你莫要覺得這事就過去了,你要知道,這單單入個三王府就要洛公子在外眾目睽睽之下跪上五個時辰,還不給正門進!想想看,維護歸維護,但要想真的認祖歸宗,重新回到三王府,被眾人接受,這期間所需要承受的折磨還不少呢!”虞氏道。

    拓跋紀點點頭。

    洛流蘇十年離家,在眾人看來就是大不孝,想要這種壞名頭消去,過程確實十分的困難。

    三王也是為了洛流蘇好,倘若洛流蘇一回來就接納三王府的位置,必定很多人心有不服,若是被小人得逞,傳些流言蜚語,再者不受百姓尊重,那日后的生活更加難過。

    三王這是希望洛流蘇可以在繼承他位置的同時,也能安安分分,名正言順的被所有人認同。

    他就是適合這個位置的。

    蕭九聽言,有些心疼洛流蘇。

    要說洛流蘇真的坎坷,明明十年前好好的當著他的世子,也不至于有后面這些麻煩事。

    但換句話說...若是洛流蘇真的做他的世子,怕是蕭九這輩子也不會認輸他了。

    “好了阿九,這些事情都不是我們擔心的,洛公子他心中有數,況且他是個大男人,不過一些懲罰,肯定能挺過去的。”虞氏安慰。

    拓跋紀隨即道:“放心吧,等他去了皇宮,本王會去面見皇上,讓皇上從輕發落,盡量不要苛刻為難于他。”

    拓跋紀不知道皇上那邊目前是什么意思,也有些擔憂皇上會對洛流蘇做出過于狠的決斷。

    洛流蘇怎么說也是他拓跋紀的好兄弟,兄弟有難,豈有不幫之理。

    蕭九咬咬唇,也不知哪根筋抽了,居然突然來了句,“紀王,我能與你一同進宮嗎!”

    這話一出,虞氏都愣住了。

    ......

    五日之后,洛流蘇被關在囚車之上,由三王府的精衛看守去皇宮。

    與此同時,蕭九打扮成拓跋紀身邊的丫鬟,隨著拓跋紀一同入宮...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