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九零美發人生: 第二百一十六章 見見老熟人

第二百一十六章 見見老熟人 免費閱讀

上一章        九零美發人生最新章節        下一章

    晚上的聚餐大家都很盡興,對于這個只活在傳說里的老板,大家相處起來并不覺得拘束,一個個都大著膽子問她這幾年在國外有什么收獲。

    當然佳欣也不是那種出國幾年就忘了自己是誰的人,對于大家的問題都一一給予解答,并且風趣幽默,儼然少了以前的嚴肅刻板。

    這樣幾個問題下來,大家就已經深深的喜歡上了這個老板,許多員工紛紛上前敬酒聊表敬意。

    “抱歉各位,我正在調理身體。醫生囑咐不讓喝酒,不過今天見到大家我也很開心,這樣的以茶帶酒,敬大家一杯,感謝這幾年來,大家對佳欣造型的付出,謝謝!”

    遠處的角落里,有兩個新來的員工,目前只是洗頭工,正在朝技術型轉變,兩個人躲在那里竊竊私語。

    “你知道嗎,我來這里的時候,以為咱們總店就是老板呢,京都十幾個店,他那么費心費力的,每天去巡查,去講解,甚至聽說這些年,他一直吃住在店里。可是后來才聽說,老板另有其人,就是咱們牌子上的那個名字。”

    “看來杜深總店對咱們這位老板是真的不一樣啊。你說是什么感情,甘愿讓他這樣付出不求回報呢?”

    二人搖頭表示不解。

    酒足飯飽,大家紛紛撤去。紫珊把佳欣拉住,問她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打算?佳欣搖搖頭,自己在國外的五年,幾乎沒有好好的休息過一天,除了在店里當首席設計師,她還要錄制一些的當地的時尚節目,幾乎沒日沒夜的忙著,就來這次回國,那邊的人也是不打算就這樣放她走的,可是沒有辦法,她離開五年,實在是太想念這里的一切。

    “五年了,我其實挺累的,這五年比之前的十幾年都要累,那種累還不是身體上的累!”佳欣低頭靠在紫珊肩膀上:“紫珊,你知道嗎,人有時候明白一件事,只要一瞬間。我就是在某一天夜里獨自下班回家時突然明白,那天韓國下著雪,漫天的雪花飄飄灑灑,我裹著一件加厚的羽絨服,可是還是覺得好冷,那一刻我突然問自己,為什么我要這樣折磨自己,國內不好嗎?我為什么要一個人跑到異國他鄉來遭這份罪?雖然我拿著高薪,雖然有那么多人尊重我,可是我為什么一點都快樂。回到家,我呆坐在床~上,我終于想明白了,因為我在乎別人的感受,別的不說,就拿不孕不育這事講,我考慮邵聰媽媽感受,邵聰爸爸的感受,邵聰奶~奶的感受,邵聰的感受,可是我唯獨沒有考慮自己,我把自己逼走,但是這件事其實在我心里根本就過不去,無形中也會帶給我許多壓力,讓我活的生不如死,喘不過氣!”

    “紫珊,之前的幾年我覺得我很牛掰,我才二十幾歲,就能在理發行業坐上老大的位置,不管這個名號是別人恭維我還是真的這樣看中我,我挺欣慰的。我培訓過那么多人,他們回到自己的店里能夠把自己學到的運用的恰到好處,我還開了那么多家店,我有那么多員工,我甚至可以跟娛樂圈的大佬互稱姐妹,他們提起我都會豎起大拇指。可是這幾年我才明白,我不過是...不過是帶了金手指。”佳欣嘆口氣:“所以換了任何人,都會成為現在的我吧。”

    金手指?紫珊不明白,抓起佳欣的手仔細的看了看,并沒有發現她說的金手指。

    “我知道,這幾年你在外面挺難的。”紫珊沒有就自己看不到的金手指問題掰扯下去:“可是你知道嗎,邵聰也并不好過,你走后的第一年,他發瘋一樣找你,為這事跟杜深大打出手,除了找你,就是把全部精力放在經營他家的公司上。聽說他媽每個月都要給他介紹女孩子,都被他回絕了,他甚至對他媽放出話,以后再也不要把那些女孩子帶到他面前,如果這一輩子注定等不到你,他寧愿孤單一輩子。”

    “再說,你當時離開的時候也太決絕了,不告訴我和紫珊雪梅也就算了,就連你的家人,就連張怡然你都瞞著,其實我認為你如果跟邵聰說了,他未必就會攔著你的。你的不辭而別深深的傷害了他。佳欣,十八歲時我們一起走進京都大學,那一年是九三年,如今已經是零九年了,整整十六年了。我們從如花似玉青春年少的小姑娘,變成如今三十四五帶著滄桑感的女人,我們早就不再年輕了。前年,薛嵩回來過,她帶著丈夫和孩子特意到店里來看大家,她變了很多,以前有多招搖,如今就有多穩重,細談過后,她說她已經離過一次婚,那個孩子也會她現任丈夫的,她說她很愛這個男人,所以甘愿為他所想,他不愿意生孩子,她就不生。我倒不是贊成薛嵩這樣的勇氣,我只是覺得人都會變,薛嵩在感情里不止吃過一次虧,可是她還是那么堅定的當了人家的后媽...佳欣,你呢,邵聰在你心里,真的就不如背叛過傷害過薛嵩的那些男人嗎?”

    佳欣輕輕的咬著自己的嘴唇,不說話,但其實她的心里又何嘗不知,每年生日時堆在門口的那些禮物,多少個深夜跟在自己身后的那輛車,還有生病時那些莫名出現的藥...她何嘗不知道邵聰尊重她的選擇,所以即便找到了她也裝作全然不知。

    “紫珊,有時候,我分不清我所經歷的一切到底是夢境還是現實,如果是現實,為什么我那么努力的想要改變一些事,可是最后卻發現怎么努力都改變不了,如果是夢境,那么這個夢未免做的有些太冗長了,竟然是十幾年。其實我真怕這只是黃粱一夢,待夢醒來,我見不到你,見不到雪梅,見不到邵聰,見不到那么多人......”

    紫珊歪頭看了一眼佳欣,發現她的睫毛濕~濕的,紫珊的心也一下子就跟著那些沒有滑落的眼淚濕~潤了。

    “不會的,這不是夢!”紫珊摟著佳欣安慰她:“好了,剛回來就說這些傷感的事情。好了,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去!”

    第二天,佳欣回了老家。五年了,她只在年節的時候給木春華打過電話,從邵聰出事那年算,佳欣大概有將近九年沒有回過老家,縣城里的發展超出了她的想象,當初買的那處平房,在當時看來很高大上,如今十幾年過去,它儼然已經成了坐落在城鄉結合部的一處毫不起眼的院落而已,但是木春華卻堅持住在哪里。

    早在幾年前,佳欣就囑咐木春華不要在去店里了,那邊有許曉晨和金蓮,根本用不到她和宋輕輕了,如今五十幾歲的人了,看上去倒也不顯老態。

    佳欣進門的時候,木春華正拿著水壺給她院子里栽種的那幾顆掃帚眉澆水呢,聽到大門有聲響,抬頭望去,一個穿著打扮都十分考究的女人,她以為是誰走錯了,便接著澆水,然后低聲的問了句:“姑娘找誰啊?”

    然后,她的水壺被佳欣那一聲充滿柔情的媽驚的掉在了地上。

    她再次抬頭,這才認出是佳欣,但似乎臉上并沒有什么除了平淡意外的任何情緒。看了佳欣幾眼,轉身就進屋了。

    佳欣知道,木春華這是生氣呢,她以往每次打電話回來免不了都要聽她一頓罵,如今好了,她回來了,就站在她的面前,她想怎么罵都成,佳欣告訴自己絕對不還嘴。

    “媽...”佳欣跟在木春華身后輕聲喊著:“干嘛啊,都這么大年紀了,生氣對自己身體不好!”

    木春華把早已撿起來的水壺狠狠的摔在地上:“你還知道我年紀大了?你當初走的時候怎么就沒有想過我年紀大了,萬一把我氣死怎么辦?盧佳欣,我從小就覺得你主意大,做任何事情都不需要經過誰的同意,卻沒成想,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跟我講?”

    木春華口中“這么大的事”既指佳欣不能懷孕又指佳欣出國,佳欣完全能夠領會。

    “媽,很多事情無不希望你跟著擔心,你知道了又能如何,你能治好我的病還是能為承受痛苦?說了,不過是徒增你的難過罷了。”

    “你說的輕巧,但是作為你的母親,我就真的不能為你承受痛苦嗎?”木春華不能理解。

    “媽,痛苦分擔了就是雙倍的。我不忍心...”佳欣走過去,摟著木春華的肩膀,笑著說:“我這不是回來了嘛,以后都不走了。”

    “想走就走,我又攔不住你!”木春華依舊生氣。

    “不走了!”佳欣依舊笑著。

    生氣也生夠了,木春華張羅著給佳欣做好吃的。一邊忙活一邊給佳欣說這些年家里發生的事情。

    “你還不知道吧,佳成打算結婚了。”木春華臉上掩飾不住已經當了準婆婆的喜悅:“媳婦是個南方姑娘,倆人是同學,挺好一孩子,反正我挺喜歡的。”

    “是嗎?”佳欣也為佳成感到高興,仔細算算,佳成已經二十五六歲了,邵聰出事那年他就已經在京都讀大學了:“佳成工作怎么樣?”

    “工作嘛,我也說不清楚,好像是研究什么挖掘機,反正是個大家伙。”木春華喋喋不休:“他也在京都,你回來沒有去見他嗎?”

    佳欣搖搖頭,表示沒有顧上。

    木春華又說:“那你再回去的時候去看看他吧,我到時候把地址給你。”說完又說了店里這兩年發生的事情:“你還不知道吧,曉晨和金蓮都結婚了,孩子都挺大了,都挺可愛的。金蓮把她父母都接到了城里,那孩子別看什么都不說,但是心里有數著呢。倒是曉晨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現在在這縣城里,也算是一號人物,聽說那什么局什么局的科長啊,主任啊都是店里的常客,她男人是個搞什么...”木春華想了下:“哦哦哦搞設計的,聽說掙的也挺多呢。”

    佳欣聽著這些,覺得每個人似乎都比她幸福,有時候,金錢這的不是衡量幸福的標準。

    看著佳欣有些愣,木春華不講話了,許久她問:“這回來一次,要不要去看看你公公婆婆?”

    佳欣沒有想到木春華會這樣問,她以為如果自己真的要去看他們,那么木春華一定是那個第一個沖出來橫加阻撓的人,可是如今,這話竟然從她口中說出來,佳欣倍感意外。

    “算了,還是不去了!”佳欣有些挫敗的說:“想必他們也不想見到我。”

    “可是畢竟你和邵聰沒有離婚,名義上他們是你的長輩,作為小輩,你不能失了禮數!”木春華放下手里的盤子,語重心長的開導佳欣:“并且聽說邵聰奶奶最近身體很不好,已經在醫院住了快一個多月了,老~毛病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挺過去,還有邵聰爸爸,心臟病越來越嚴重...”

    “媽,你別說了。”佳欣拿過剛剛被木春華放下的盤子,然后結果木春華手里的鏟子,一邊鏟菜一邊說:“我這次回來就是看你的,沒有看別人的計劃。”

    雖然這樣說,但是吃過飯,佳欣還是開車出去了,繞著繞著就繞到了邵聰家,她把車停在很遠的地方,掙扎了很多次,最后下定決心還是進去看一眼。

    李婉云剛好出來扔垃圾,就看見了站在門口的佳欣。

    李婉云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五味雜陳,她認識眼前這個姑娘已經快二十年了,她看著她一路成長,看著她與自己的兒子相識相知相愛相離,想到這些她的心里涌上了許多難以名狀的情緒......可是有時候真的是造化弄人。

    “大姨...”佳欣先開了口:“一別多年,您還好嗎?”

    一個大姨,一個您,聽上去很親切的稱呼,但是只有兩個人知道,這是佳欣有意在拉開彼此的距離,佳欣履行了承諾,再見面時,就叫她大姨。

    李婉云笑著應了一聲:“哎,佳欣回來了,來,快進屋!”

    “嗯,回來了,回來看看我媽。”佳欣一邊說一邊搖頭:“我就不進去了,辦事路過這邊,就過來看看您。”

    “哦,這樣啊!”李婉云想原來是順便而已,所以眼睛里多了些失望,但她還是故作輕松愉快的說:“你真是有心了......對了,這幾年在外面怎么樣,前幾天還在電視上看到你了,我都沒敢認。”

    佳欣點點頭:“還好,就如您在電視上看到的那樣。”說著,佳欣就把手里拎著的東西送到李婉云手里:“來的匆忙,沒買什么,這個您收著,我還有事,就先回去了,姨夫和奶奶那邊您代我問好。要辦的事情太多,就把上去一一跟他們打招呼了。”

    “等等!”在佳欣轉身的瞬間,李婉云喊了一聲,待佳欣腳步頓住,她才又接著說:“佳欣,我知道,你怨我,甚至恨我...但是這幾年邵聰幾乎跟我斷了聯系,也算是為你出了一口氣...”

    佳欣轉過身,伸手打斷了李婉云后面的話:“大姨,您多慮了,這么多年,我在外忙的幾乎腳不沾地,沒有時間去怨恨別人。您也不必總是記著,邵聰是您兒子,他想怎么樣對您,真的跟我沒有關系,我也不需要他為我出那口氣。”

    看著佳欣離開,李婉云覺得手里的東西越來越沉重,她想不到佳欣這次回來是跟邵聰舊情復燃的,還是對邵聰打擊報復的,但是無論哪種,都讓她的心緊緊的揪在一起。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