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藥妝娘子: 第八十六章 別無他路

第八十六章 別無他路 免費閱讀

上一章        藥妝娘子最新章節        下一章

    宋悠聞言,抬頭看著太后。

    太后輕輕將身邊的小宮女往前一推,卻原來是文樂公主:“你瞧,這是你媳婦干得好事。”

    宋悠看著那小宮女瞧了片刻,才猛然想起來這是文樂公主,他搖頭:“不是的,太后娘娘,她……”

    宋悠沒能再說下去,因為皇帝已經從屋中走出:“母后既然來了,怎么一直外面站著?”

    太后也不再理會宋悠,轉身和皇帝進到了內室。

    文樂公主并未著急進去,等眾人都進去了,她還在外面,她走到了宋悠面前:“你是夢文姐姐的夫君?”

    宋悠跪在地上,聽著文樂公主對安妘的稱呼,只覺心中怒氣更甚,索性將視線轉開,看向了一邊。

    文樂公主看著宋悠的樣子,輕聲笑了一下:“我母后能活,夢文姐姐就能活,我母后死,我就把你的妻子殺死!”

    宋悠轉頭,站了起來,低頭看著文樂公主,心中縱有諸多不滿,也是不能說出一二。

    文樂公主神色倒是平靜:“看來宋大人是知道這樣的交換條件了,那宋大人和我一起進去看看五哥吧。”

    宋悠抱拳:“多謝公主殿下相邀了,臣想起來這樣的事情,該去和貞妃娘娘商議才是。”

    文樂公主聽后,笑得開心:“那宋大人快去吧,我會和父皇和祖母說清楚的。”

    宋悠并未說話,只轉身走出了門。

    那宋悠到了宜春·宮門口時,宜春·宮的宮門緊閉,門外的小太監笑嘻嘻的說道:“宋大人,娘娘說她想著宋大人會來這里找她,其實皇宮雖大,但每天誰發生了什么事情,大家也都知道,宋大人不必太過憂心,安家的姊妹兄弟是一體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娘娘會設法周旋的,宋淑人稍微吃點苦頭并沒有什么大礙。”

    宋悠聽了這些話,負手笑了一聲:“是啊,反正吃苦頭又不是你家娘娘。”

    說完,宋悠轉身即走,那小太監皺眉想回說什么,那宋悠早已走遠。

    被帶進太后暗室的安妘,正如貞妃所料,不會太好受,但也不太難過。

    幾個眼高于頂的宮女見是安妘被送來關著,心中便生出了輕賤之意,一打開暗室的門,便伸手推了安妘一把,安妘腳下踉蹌,摔倒在地,扭頭瞪了一眼那幾個宮女。

    其中一個哼了一聲:“呸!不過是公府的小小庶女,一時得意了,竟然在太醫院里連秋蘅和春韻兩個姐姐都拿捏了起來,也不看看自己究竟是什么出身,竟然敢如此囂張,不過是仗著太后娘娘的寵愛才能當上誥命,還真當自己是金枝玉葉了。”

    安妘揉著自己的腳踝,不怒反笑。

    對方見她笑了,知道自己的言語諷刺對安妘無用,便生起氣來:“你笑什么?”

    安妘低頭還揉著腳踝,神色從容,動作輕柔得體,仿佛這不是暗室,而是舒適的暖閣:“我當然是笑你們蠢啊。”

    那人上前一步,指著安妘罵道:“你才蠢,你這個下賤的庶女。”

    安妘笑道:“這就是你們蠢得不可救藥了,我雖為庶女,但好歹也是公府的女兒,跟宗室貴胄不能比,但跟你們比,我自然是金枝玉葉,所以,我在你們前面,自然是天生高人一等嘍。”

    被安妘諷刺的宮女抬手就要去打安妘,旁邊有另外的宮女伸手拉住了她:“別這樣,別這樣,這有了明傷,可不好向太后娘娘交代。”

    這要打安妘的宮女被勸住,只退出屋子,將門鎖了,朝屋子里的安妘哼了一聲:“縱然你天生高貴,但你別忘了,落魄的鳳凰不如雞!”

    話一說完,也不待安妘回敬,便從屋門前走了。

    安妘皺著眉毛,不知是腳踝疼,還是被那人的話氣的心煩。

    這一天過得特別漫長,到了戌時末刻,慕瑾林才在仁和殿中悠然轉醒,皇后的宮人們已被帶去刑部拷問。

    而太后也才從仁和殿中回到福寧宮。

    太后想起福寧宮的偏殿和暗室當中分別關著皇后和安妘,不由嘆了口氣,服侍太后的常嬤嬤在一旁笑道:“太后娘娘真是操不完的心,今兒心里記掛著五殿下,連晚飯都沒吃,現在不如去傳飯吧。”

    太后靠在了長椅上,點點頭:“給偏殿和暗室那邊也送些過去,都是嬌養著的人,吃不得苦。”

    常嬤嬤點頭,傳了個小宮女過來,囑咐后便回到了太后身側,給太后揉起了肩膀。

    而這福寧宮中,現在是片刻得不到安生的,有人通傳說貞妃求見。

    太后睜開眼,笑了笑:“你瞧見了吧,這些人,是一刻也不放過哀家。”

    常嬤嬤嘆了口氣:“要不,奴才讓貞妃先回去吧?”

    太后搖頭,坐了起來:“叫進來吧,宮里接二連三的出了大事,皇后又被扣了起來,再稍微有點風吹草動,又不知道得亂成什么樣子。”

    常嬤嬤應了,讓人將貞妃領了進來。

    貞妃一進內室,便朝太后跪了下來。

    太后眉心微蹙:“哀家知道你的意思,但這個事情,根不在哀家這兒,你知道嗎?”

    貞妃連忙搖頭:“不不,臣妾不敢叫太后娘娘做為難的事情,畢竟公主千金之體,是誰也傷害不得的,但……”

    太后頷首:“你,但說無妨。”

    貞妃連忙道:“臣妾家的三妹妹她對這些歪門邪道的東西倒是頗有些研究,她一時失誤導致公主受損自然是罪不可恕,但公主的臉不能這樣下去,畢竟太后娘娘和皇上的顏面是大,不如讓臣妾的妹妹將功補過,治好了公主的臉,再說處罰的事情,可好?”

    太后看著貞妃笑了笑,和常嬤嬤使了個眼色,常嬤嬤點頭,走過去將貞妃扶了起來。

    貞妃一臉委屈的看著太后,太后搖頭:“這事情的根由,連哀家這老婆子都能看得出來,你年紀輕輕的竟然絲毫看不出嗎?”

    被太后如此一說,貞妃只能低頭不言。

    太后起身:“都知道宋悠和五皇子交好,文樂她是救母心切,所以才想出了這樣的法子,你說孩子想救母親,能有什么錯呢?”

    貞妃抬眼:“無錯。”

    太后頷首:“是啊,但這涉及到危害皇子性命,何況還是皇帝寄予厚望的皇子,能不能放了皇后,是哀家說了算嗎?”

    貞妃再次低頭。

    太后將貞妃的手輕輕握住:“平常百姓家講究出嫁從夫,你既入了皇家,做了一宮主位,就不僅僅是輔國公府的嫡女,更是皇帝的妃子,孰輕孰重要拎的清,貞妃。”

    貞妃惶恐,聲音越發怯弱:“自然、自然是皇家顏面重要。”

    太后眉梢微動:“皇后若是安分,文樂那孩子也就不會抓著安妘威脅宋悠他們,但戕害皇子的罪名,那是小的嗎?這事情要是被鬧出來,皇后母家還不得反了天去,屆時,稍有不慎就是朝野動蕩,哪里還有你安家的榮華富貴?”

    貞妃蹙眉:“可臣妾,縱然能看得明白,卻也是無能為力啊。”

    太后將貞妃的手放了下來,沉聲道:“權利是皇帝給的,皇帝也可以收回去,你若無能為力,就自請離宮去尼姑庵為皇帝祈福去吧!”

    貞妃面露為難:“那臣妾,就勸皇上念在和皇后娘娘的多年夫妻情分上,無論如何也要留些顏面才好。”

    太后頷首:“那你去吧。”

    貞妃應了,只能照太后所說,求皇帝無論如何,都對皇后通融一二。

    這邊貞妃剛剛離了福寧宮中,御膳房便將晚飯給福寧宮送了過來。

    膳食一一擺在桌上后,常嬤嬤扶著太后到了桌前,太后甫一坐下,便道:“等用完膳了,你就去把安妘和宋悠給哀家傳來。”

    此時,暗室中的安妘也被人送來了飯菜。

    她本冷的打哆嗦,卻打開食盒看到了一碗熱湯,心中一暖,也便覺得不那么冷了。

    肚腹空空的安妘暫時也放下了許多思考,只安心的用了飯。

    本是等著人來講食盒收走,卻有人告訴她太后傳召,安妘點頭,起身跟著那人走了,去的路上想了許多事情,卻在明亮的宮室中看到宋悠的那一剎那,腦子白了一瞬,思路斷了,忘了自己之前的所思所想。

    太后坐在正堂當中,看見站在門口的年輕夫婦,笑道:“你們平日里天天見面,難道還差這么一會子不成?”

    安妘連忙錯開了眼,進到了屋中。

    宋悠也走了進來,二人齊齊和太后行了大禮,太后便使了眼色,屋中一干宮女退了出去,將門關了起來。

    太后嘆息道:“看你們二人的樣子,哀家就知道這樁婚沒有指錯。”

    安妘和宋悠二人又齊聲謝了,太后搖搖手:“行了,哀家知道你們現在有千頭萬緒,但事情分著輕重緩急,你們說是不是?”

    宋悠頷首:“是。”

    太后點點頭:“所以,現在最要緊的是,究竟是誰刺殺了五皇子,宋悠,你有想法嗎?”

    宋悠低頭斂眉,沒有言語。

    安妘微微側目,看著宋悠。

    見宋悠不說話,太后笑道:“你不說,哀家也能猜出了一二,要么,真是皇后,要么,是黨派斗爭,要么,是某個皇子。當然,最壞的一眾可能,就是他自己設的計。”

    安妘聽到最后,心中一驚,不由出了一后背的冷汗。

    宋悠抬頭愣了一下,竟慌忙跪了下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