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嫡狂之最強醫妃: 284、不想她哭(2更)

284、不想她哭(2更) 免費閱讀

上一章        嫡狂之最強醫妃最新章節        下一章

    喬越進來,看過一眼瑟縮在溫含玉身后的阿黎,便將目光落到了梅良身上,隨后趕緊拿起被扔在地上的衣裳塞到他手上,眼皮直跳,急忙對他道:“小師叔快將衣裳穿上。”

    他擋在梅良身前,擋著溫含玉的視線。

    雖然溫含玉看男人的身子就跟看路旁的草木沒什么區別,但喬越還是下意識地要將她的視線擋住。

    梅良這才將身上的枕頭扔開,站起身將衣裳穿好。

    待他穿好衣裳,溫含玉摸了摸阿黎哭得滿是眼淚的臉,而后自床沿上慢慢站起身來,一臉淡漠地問喬越道:“阿越,我揍他,你不攔著我吧?”

    “……”喬越看看梅良又看看受盡委屈的阿黎,最后看向溫含玉,隨后往旁退開一步,“阮阮,我們師門除了我之外就只還有小師叔了,阮阮你看——”

    “我不會把他打死的。”溫含玉打斷了喬越。

    喬越點點頭,往旁再退了一步,完全讓開了身。

    于是,梅良被打得鼻青臉腫。

    溫含玉的力道雖遠遠不及阿黎的大,但她出手的每一招都絕對強勢,即便不能一招就能將梅良打趴在地,卻能讓他覺到渾身上下的骨頭都被人生生拆開了似的疼。

    梅良自然沒有還手,只有生生受著的份。

    直打到他不知第三次吐出血的時候,還是在阿黎的制止下,溫含玉才停手。

    阿黎抓著她的手,“小姐姐,夠了,我、我不想再呆在這兒了……”

    溫含玉這才面無表情地帶阿黎離開。

    被打趴在地上的梅良目光落在阿黎身上,他發現阿黎這會兒走起路來的模樣有些奇怪,好像她腿疼似的。

    為何會腿疼?

    他給打的?

    他何時打的?他為何一丁點印象都沒有?

    溫含玉帶著阿黎離開后,喬越這才在梅良面前蹲下身。

    然卻只是看著他而已,并沒有伸出手將他扶起一把的打算,且沉沉嘆了一口氣。

    梅良被揍得渾身疼得厲害,莫說站起來,他這會兒能夠撐起身坐起來就已經很不錯了。

    喬越皺著眉看他,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嘆著氣沉重道:“小師叔,昨兒個八月二十五,是我為我和阮阮挑選的好日子,可不是小師叔的好日子。”

    “我知道。”梅良捂著自己疼得厲害的肚腹,喉嚨里全是血腥的味道。

    “那小師叔你昨夜做的這是什么事?”喬越眉心擰得如同打死的繩結,語氣沉沉,憂心忡忡,“昨夜不是小師叔的新婚夜,可小師叔卻做了洞房的事。”

    梅良不說話,他那張總是了無生氣不見丁點神情的臉上此刻也露出了隱隱煩躁之色。

    “阿黎姑娘雖來自熱情的苗疆,但始終是良家姑娘,與煙花之地里的姑娘不一樣,小師叔若是著實難耐,可到煙花之地放肆放肆,這于男人而言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可對良家姑娘——哎……”

    梅良自小長在幾乎與世隔絕的天獨山,鮮少下山來,雖他能由他那能通鳥獸之語的天賦異稟知天下事,可這世上繁雜,男女情愛之事就更是說不清道不明的,小師叔不知知道幾分,他這般與小師叔說,也不知他又能明白幾分?

    喬越覺得頭疼,“小師叔你怎就對阿黎姑娘忍不住了?”

    小師叔怎的偏就總與阿黎姑娘過不去了?

    梅良那從來都是平平舒展的眉頭此時也微微皺起來,他極為認真地思考了喬越的問題,爾后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他的的確確是不知道自己如何就對那丫頭做了讓她哭得委屈至極亦傷心至極的事情。

    他也不知道他昨夜怎的就醉了。

    阿黎記不清的昨夜的事情,梅良卻記得清楚。

    昨夜那丫頭為溫含玉和小喬成婚高興得不得了,喝了不少的酒,喝得醉醺醺的,還吐了兩次,場上人都散了,她還嚷嚷著要喝。

    喝著喝著,她便忽地哭了起來,哭得好不傷心。

    他不知道該怎么辦,讓她不哭了她不聽,他幫她擦了好幾回的眼淚都擦不停她眼里的淚,他就想著把她扔到床上讓她睡著了她就不會再哭了,可他不知道她的帳子是哪一頂,他就把她抱到了小喬給他安排的這頂營帳。

    他把她放到床上,可她卻不肯安安分分地睡覺,非巴著他不松手,他也不知道他當時是怎的了,便和她一塊兒躺下了。

    然后就是他受不了她一直在他懷里扭來動去,他就自然而然地做了他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

    沒人教過他,他也沒有見過,可他偏就知道該如何做。

    接著就是她哭哭啼啼喊疼。

    再后來,她就慢慢安靜了下來,窩在他懷里睡著了。

    她很暖和,他也漸漸睡了去。

    再后來就是他忽然聽到她的驚叫聲,接著她就狠狠一巴掌把他從床上糊到了地上來。

    “這事怪我?”看喬越一副頭疼的模樣,梅良忍不住問道。

    喬越看他:“小師叔你說呢?”

    梅良眉頭皺得稍緊一些,他想不明白,“可是明明先是她抱著我不讓我走,還在我懷里拱來拱去,我才脫她衣服的。”

    喬越:“……”

    “不能脫?”梅良又問。

    “小師叔你覺得呢?”喬越又反問。

    “可我……”梅良眉頭又更皺緊一分,“可我看著她臉頰紅撲撲眼睛水汪汪的樣子,我忍不住,就是想脫她衣服,然后做些什么。”

    “……”喬越閉起眼,再一次用力揉按顳颥,久久說不上話。

    過了好一會兒,梅良仍聽不到他說話,他有些著急,“小喬?”

    喬越此時驀地睜開眼,定定看著梅良。

    看他不知不覺間皺起的眉心,看他不經意間就盈在眼眸里的著急。

    “小師叔你對阿黎姑娘是怎樣一種感覺?”喬越盯著他問。

    “?”梅良不解,“何意?”

    喬越再問:“小師叔你是否是喜歡阿黎姑娘了卻沒有自知?”

    “喜……歡?”梅良怔怔,“我不知道,喜歡是怎樣?不喜歡又怎樣?小喬你告訴我,我現在要怎么做,才能讓那個丫頭不哭了?”

    他有一種她會哭很久很久都停不下來的感覺。

    他不想她哭。

    ------題外話------

    喬越:沒想到小師叔居然蹭我的好日子提前洞房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