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嫡狂之最強醫妃: 236、做兄弟(2更)

236、做兄弟(2更) 免費閱讀

上一章        嫡狂之最強醫妃最新章節        下一章

    若非從漠谷出發之前喬越已經下過軍命不可隨意處置羌國降兵,蘭川城里的羌國士兵就算不死也會被西疆新軍打得半死。

    不知誰人知曉了薛家二公子就在這蘭川城中的消息,傳了開去,激起了無數士兵的熊熊恨意以及殺意。

    對于生在西疆長在西疆的人而言,羌國可恨,羌國薛家更可恨!

    尤其那些親人死在鹿河一役中的士兵們,對羌國薛家的仇恨就更甚。

    雖然羌國當時領兵的是薛家老大薛清隴而不是薛老二薛清辰,但憤怒一旦上頭,根本就無人去管那究竟是誰人,只道是薛家人就行!

    只是,誰也不敢在喬越面前造次。

    軍命不敢違,也絕不可違!

    他們只能將憤怒與仇恨壓在心中,等著與羌國薛家交鋒之時。

    姜國在戰場上的恥辱,只能在戰場上洗刷掉!

    這是漠谷訓練時喬越讓他們時刻銘記在心的話,小不忍則亂大謀,無論何時,都不能讓仇恨與沖動占據理智。

    他教他們的是行軍作戰的本事,也是為人處世的道理。

    如同所有西疆百姓一樣,這萬人的新軍心底對喬越懷著的無不是欽佩與信服。

    所以薛清辰以及榮親王的命,才得以保全下來。

    不僅保全,甚至沒有受到任何的苛刻對待。

    僅這一點,就已經是羌國比不了的。

    *

    薛清辰從來沒想過他與喬越會再見面,更沒有想過他們之間會以這樣的方式再見面。

    喬越提著一壇酒來到薛清辰面前,不忘帶來兩只碗。

    他把碗分別擱在他與薛清辰面前,把酒放在了桌案正中央。

    就好像相識許久了的朋友似的,面對而坐,他們誰人面上都沒有或驚訝或憤怒的神色,有的只是平靜。

    喬越跪坐下身時在還沒有解開封蓋的酒壇上拍了拍,看著薛清辰,和氣地問道:“薛二公子的身子骨,能飲一碗否?”

    薛清辰微微笑笑,“大將軍酒以及酒碗都已經帶來了,薛某要是說不能喝,豈不是太駁大將軍面子?”

    “那便是能喝。”喬越也微微一笑。

    “必須能喝。”薛清辰點頭肯定。

    喬越將封蓋拔開,濃醇的酒香頃刻四溢。

    薛清辰忍不住笑贊道:“酒香醇厚,必是好酒。”

    “拿來與薛二公子共飲的酒,自然要是好酒。”喬越提起酒壇,先將薛清辰面前的空碗滿上酒,才將自己面前這只碗滿上。

    “那薛某要先行謝過大將軍抬愛。”薛清辰朝喬越抱了抱拳,雙手端起了酒碗,昂頭便喝,沒有懷疑,更沒有猶豫。

    薛清辰的身子不宜飲酒,是以從小到大,他可謂是滴酒不沾,而西疆的酒酒性既辣又烈,不過才一口而已,薛清辰便被這烈酒辣得只覺自己喉嚨乃至腸胃都被火燒著了似的,火辣辣的,令他不聽咳嗽,將淚水都咳了出來。

    喬越則是一口氣將碗里滿滿的酒一滴不灑不漏喝入肚腹,面不改色,好似他在喝的不是辛辣的烈酒,而是毫無味道的水。

    看薛清辰咳得不行,他倒了一杯水,遞到了薛清辰面前。

    薛清辰邊咳邊道謝,把水喝下去之后才緩過來,無奈地搖頭笑道:“讓大將軍見笑了。”

    說著,他就茶盞方才,作勢又要捧起那碗酒來喝。

    喬越伸出手,按住了他的手。

    薛清辰微微一笑,道:“一直想與大將軍喝上幾杯一碗的,終是有了這個機會,自當要珍惜才是。”

    喬越不語,只是把手收了回來。

    薛清辰咳了無數回,花了整整半個時辰,才將喬越倒給他的那碗酒喝完。

    此刻他的面色紅彤彤,與平日里的青白完全不一樣。

    喬越平靜看他,已給他倒了好幾杯水。

    只見薛清辰慚愧笑道:“若是日后還有與大將軍一同坐下的機會的話,當要喝茶水才是了,這酒實在太過辛辣,不適合薛某。”

    喬越并不回答。

    薛清辰也沒有再說什么。

    因為他們都知道,他們之間不會再有一同坐下喝酒品茶的機會。

    此刻的這一個機會,本也不當有的。

    世事難料罷了。

    “青川城到蘭川城的一路勞頓,薛二公子辛苦了。”喬越平靜又客氣,他看薛清辰,眸中沒有一絲憤怒,也沒有一絲怨恨。

    “不敢當。”薛清辰輕輕搖頭,“若沒有梅良兄弟出手相助,薛某也活不到現在。”

    “薛二公子近一兩年來身子可好?”喬越又問,真心的關切,似乎真將薛清辰當朋友似的。

    薛清辰笑得慚愧,“沒什么好不好的,薛某這樣的情況,能在這世上多活一天都是幸運。”

    “一直以為不會再有機會與薛二公子當面致謝,不想還有這么樣一個機會。”喬越說著,站起身,朝薛清辰真心誠意地抱拳躬身,“感謝薛二公子于喬某被俘在羌國軍中時候的多加關照。”

    因為躬下身的緣故,喬越耳朵上的紫楠木耳飾在他臉頰邊輕輕晃動著。

    這一副紫楠木耳飾是石開的,是他在從羌國軍營離開之前薛清辰塞進他手心里。

    薛清辰輕閉著眼,面色沉重地再次搖了搖頭,“薛家人不配受大將軍如此大禮。”

    他所受的每一種苦,都是他們薛家人給的,他不過是在他被俘之時給他喂過幾碗水,在他離開之時把他從他兄弟耳朵上取下的耳飾交到他手中而已,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根本不足以與他所受的苦相提并論,莫說道謝,他現在就算一刀砍了他或是將他千刀萬剮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為何偏偏是要與他道謝?

    他這一躬身一聲謝,讓他不想去想薛家以及羌國的將來都不行。

    姜國有此將才,何以不強?

    那他們薛家呢?羌國呢?

    “薛二公子不必為自己身為薛家人而覺有愧于喬某,這是喬某與貴兄長之間的恩怨,與二公子無關。”喬越重新坐下,“二公子無需自責。”

    “喬越。”薛清辰不再喚他“大將軍”,他抬起頭看著他,眸中除了慚愧便是敬佩,“如若我生在姜國,你可愿意與我成為朋友?”

    “如若二公子生在姜國,喬某必將二公子引為知己。”喬越平靜亦肯定。

    薛清辰笑了,開懷大笑,“那便說好了,下輩子,我生到姜國,找你做兄弟!”

    從小到大,薛清辰從未開懷大笑,這是第一次。

    喬越也笑了起來,“一言為定。”

    薛清辰笑得更開心。

    笑夠了,才聽得他問道:“說吧,找薛某有何貴干?”

    無需喬越想問,薛清辰便已知他想要做什么。

    若不是此生注定敵對,他們定能成為知己。

    “讓這蘭川城里的兄弟、兒子、丈夫以及父親回來。”

    ------題外話------

    ==,這是沒個人看文了嗎,連留言都沒人留言給我了,讓我單機了嗎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