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七十年代喜當娘: 第四百五十九章 萬花齊放

第四百五十九章 萬花齊放 免費閱讀

上一章        七十年代喜當娘最新章節        下一章

    給梁嬸兒說了一通以后,梁嬸兒是急急忙忙的趕回去了。

    想來是跟大隊里的人商議,這究竟怎么辦來的好。雖說沈玲龍已然和醬料廠沒什么密切聯系了,但沈青豆是她三姐,潘正立是她朋友,對內部消息的了解程度肯定是很高的。

    梁嬸兒完全沒有懷疑沈玲龍那些話是故意為之的,只當是自個問了,沈玲龍不好拂她面子,特意說給她聽的。

    等梁嬸兒走了以后,沈玲龍也洗好臉了,小福蹬蹬跑到后門口,喊著:“娘,爹叫你吃早飯!”

    沈玲龍將水倒掉,且應了一聲:“來了!”

    她起來的遲,家里其他人早就吃完早飯了,到堂屋的時候,陳池已經把一碗雞蛋面放在桌上了。

    沈玲龍不怎么餓,吃掉蛋以后,再吃了三四口面,就不太想吃了。

    坐在旁邊的陳池見了擰起眉頭:“你昨天晚上也沒吃多少。”

    這會兒旁邊沒小孩,沒別人,沈玲龍難得撒嬌,敲著碗說:“我吃不下了,好漲,肚子都漲起來了。”

    陳池不信這個邪,以前沈玲龍其實挺能吃的,現在吃兩口就說漲了。

    他直接坐過去,伸手去摸沈玲龍的肚子。

    這一行徑,嚇了沈玲龍一跳,都沒來得及鼓肚子,被陳池一戳,男人的指尖就陷入肚皮的肉之中。

    陳池:“?”

    他捏了捏沈玲龍肚子上的肉說:“這是你吃飽了?漲得不行?”

    沈玲龍心虛死了,這幾天不知道是不是太過勞累了,漲了不少肉,這種過勞肥的狀態,以前她也有過。

    鍛煉身體她不愿意的,每次她都靠少吃來瘦回去。

    沈玲龍斟酌了一下說:“等下就要吃中飯了,現在我吃了,中午就吃不下了,而且我不喜歡吃面……”

    “撒謊。”陳池沉著臉,一眼否定了沈玲龍的解釋,“你以前很喜歡吃面的,這種辣的,特別喜歡吃。”

    沈玲龍:“……”

    對上陳池凜然眉眼,氣勢逼人,她眼見扯謊扯不了,只能老老實實的說:“好吧,我覺得我長肉了,我少吃點,瘦下來。”

    陳池愣了一下,上下將沈玲龍打量了一邊,擰著眉頭問:“哪兒長肉了?”

    沈玲龍面無表情的看了陳池一眼問:“你覺得你手指戳的地方,不是肉嗎?”

    當初她也是瘦到有腹肌的人。

    陳池哽了一下,他收回了自己的手指,且說:“長了就長了,該吃繼續吃……我不介意你長肉,不管長多少,你都好看。”

    “女為悅己者容。”沈玲龍正兒八經的說,“我是悅己,不是悅你。我長肉,我自個覺得不好看,你覺得好不好看,跟我有什么關系。”

    陳池:“……”

    他不信這個,確定這是沈玲龍的狡辯之詞。

    在沈玲龍甩開謊言,放飛自我,不管怎么樣就不吃飯的架勢下,陳池板了臉:“吃飯,要瘦,早上起來鍛煉一樣可以瘦。”

    沈玲龍不可思議的看向陳池,一手摁在陳池的左胸膛上:“你的心是石頭做的嗎?我天天工作累死了,你還叫我早起鍛煉?!”

    在陳池的三哄四騙下,沈玲龍艱難的又吃了幾口。

    在沈玲龍難以忍受的邊緣,潘正立來了。

    瞧著潘正立走過來,沈玲龍條件反射的問了一句:“現在幾點?”

    陳池拿著她的左手,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時間:“九點十八。”

    聽著這兩口子的對話,潘正立就知道什么意思了。他直接點名來意:“不是下班,是特意過來找你的。”

    沈玲龍挑了挑眉:“我就給自己放一天假,你就找上門來了?之前不是說好來的,每個禮拜都會給我假?”

    潘正立搖頭:“我不是說你今天沒去煉鋼廠的事兒,我是過來跟你談談醬料廠的事兒?”

    前頭梁嬸兒過來找她,現在潘正立又來。

    實際上沈玲龍有點兒不耐煩的,醬料廠的事兒,找醬料廠負責人啊,找她做什么?

    她停頓了一會兒問:“跟我談?你不應該跟沈青豆談嗎?昨天她特意在你家門口逮你,因為下大雨,你又一直沒回來,所以就走了。”

    潘正立大概是真的滿急的,這會兒完全沒有聽出來沈玲龍的不高興,他在沈玲龍面前坐下,且說:“我知道,我今早見過她。她說的那些話,是你教的吧?”

    沈玲龍假笑了一下說:“她問我怎么辦,我提供如果是我,我會如何解決的方案。”

    潘正立點頭,他說:“我知道是你,只有你才是那種談判風格。我今天過來,是想同你說,以后別給她出主意了。”

    這話把沈玲龍的不高興都給驚散了。

    她頗為驚奇的看著潘正立,問:“你真打算讓醬料廠就這么廢掉啊?”

    潘正立說:“一個鎮子,只能供起一個廠子,再弄一個醬料廠,勞動力上會不足。”

    沈玲龍不信這個,先不說煉鋼廠有不少人是來自于外鎮,市區,甚至于外省的。

    醬料廠的勞動力,根本沒有想象的那么多。

    在說什么,什么一個廠子,鎮上明明還有一個紡織廠,怎么沒見廢掉紡織廠啊?

    沈玲龍盯看潘正立,直言:“沈青豆沒給你說?要是將醬料廠遷移到大隊里來,大隊里很多女人都可以進行培訓進入廠子里工作,如此讓非農忙時期的勞動力利用起來,你覺得不行?”

    潘正立搖頭:“你忘了,還有煤礦。這個是需要人力的。”

    如果有很安全的活計,誰會愿意去煤礦冒險呢?先不說會不會塌吧?那里稍有不注意,就會起火。

    沈玲龍明白了潘正立話里更深層的含義。

    一時之間,她也陷入了沉默。

    潘正立又道:“為了這個煉鋼廠,不只是醬料廠,還有鎮上其他的廠,都會隨著煉鋼廠步入正軌而將其他廠子也廢掉。”

    煉鋼廠的建立,就相當于一棵極其會搶水分的樹,將整個鎮子,囊括到鎮以下的生產大隊的水分,吸收的干干凈凈,無法分出精力來搞其他廠。

    沈玲龍抿了抿嘴,喃喃自語道:“那大隊里的小學,轉移到鎮上去,聚攏資源,難道就這么空著?”

    潘正立道:“你還記得小學的位置處于什么地段嗎?”

    沈玲龍當然記得,算是大隊里的邊緣了。

    小學空出來,和地段有什么關系?難不成還講究什么風水?風水說那邊不能住人?

    別吧?建國后不許封建迷信,這個時期更是嚴打的時候。

    就在沈玲龍給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潘正立冷不丁說:“那會是專程運輸鋼鐵材料的火車站。”

    這個消息叫沈玲龍和陳池皆是一驚。

    火車站?!

    這邊要開始建火車站?!

    沈玲龍不太記得得這個方位有沒有火車站,她只覺得,單單只運輸鋼鐵材料,會不會太浪費了?

    沈玲龍擰著眉頭想了好一會兒說:“這是去年你們建立煉鋼廠的時候,就做好的決定?”

    潘正立點頭稱是,還說這事兒處于保密階段,讓沈玲龍最好不要講出去。

    這種分寸,沈玲龍還是有的。

    但沈玲龍提了一句:“阿立,我知道你打算憑借煉鋼廠的政績,一躍而上,但是阿立,你不能夠因為你的野心,毀了這一片日后的發展。”

    潘正立本因自己的宏圖大計而興奮,聽著沈玲龍這一打岔,有點兒不高興道:“什么意思?怎么會毀了日后的發展呢?這只會越來越好。”

    沈玲龍搖頭,伸出一只手指頭說:“一,污染問題,以后污染越來越嚴重,導致于農作物沒法生長,你覺得一個煉鋼廠,可以容納夾竹鎮下所有的大隊嗎?”

    而后又伸出第二個手指頭:“二,煤礦要是沒有了,被采集完了,煉鋼廠還怎么以就近原則搞下去?你讓整個鎮子的經濟全部壓在煉鋼廠上,要是煉鋼廠不行了,這個怎么辦?”

    兩個問題一砸出來,砸得潘正立發懵。

    沈玲龍笑了笑:“就算到那個時候你升上去了,也是不愿意讓這個自己一手建立起來得地方,盡毀一旦吧?”

    潘正立想了很久,久到沈玲龍以為是不是打擊太狠了的時候,他冷不丁說:“你的意思是,其他廠子也得拖著?”

    沈玲龍微微一笑:“我覺得不僅要拖著,還得萬花齊放。尤其是火車站會建立,這種天然優勢,要是建立一個交通樞紐,這邊所有的貨物,發往全國各地,就算煉鋼廠倒下了,還有其他廠子,你說對吧?”

    “當然了,污染這方面,你也得控制。煤礦附近就算了,但鎮子周邊啊,還有周邊的大隊啊,樹得養起來。”

    “最后一點,這個火車站,現如今只是搞個運輸貨物的站點,但你得留個余地,余地就是人。一個地方要發展起來,人必須得多,火車站,就是人的流動性。”

    沈玲龍說的頭頭是道,將潘正立給說服了。

    他的宏圖大計,成了可持續發展的長遠之計。

    只是……

    潘正立擰著眉頭道:“可是小學這邊,肯定是要弄成火車站的,留下醬料廠,肯定就是要搬遷的,搬遷去哪兒呢?”

    沈玲龍摸著下巴想了一下,后世的工業區都是集聚在一塊兒的,醬料廠之所以受影響,是因為在煉鋼廠的下方。

    想到這兒,沈玲龍婉兒一笑道:“讓紡織廠和醬料廠換個地方吧!”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