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點金: 227 花肥

227 花肥 免費閱讀

上一章        點金最新章節        下一章

    婉月悄悄站在產房外面,只能從虛掩的門縫看見里面的大夫忙碌個不停。俞紫依不斷發出慘叫聲,手術刀碰撞的聲音不時傳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傳來嬰兒的啼哭聲,從聲音判斷,嬰兒還挺正常的。

    婉月便推開門進了產房,那些戴著口罩的大夫看到婉月,似乎也不怎么驚慌,只是說:“喂!這里禁止外人進來!”

    俞紫依已經在產床上昏迷了過去,一名護士正在擦拭剛剛出生的嬰兒。婉月沒有理睬這些大夫,只是著重觀察那個嬰兒,嬰兒外貌也極為正常,皺巴巴的,完全看不出是個怪胎。

    于是婉月道:“把這個嬰兒交給我。”

    “這個嬰兒是蕭氏財閥的所有物。你無權處理。”一名戴著黑框眼鏡的大夫道,“請你立刻離開這里。”

    婉月看了看昏迷中的俞紫依,認為現在沒必要因為這種事和蕭家的人硬碰硬,于是離開了產房,并把她看到的告訴了蕭楠。

    俞紫依雖然加速了孕育的過程,生下來的卻是正常的男嬰。

    “嬰兒不可能正常的,多多少少都會出現點變異。否則也不會長那么快了。”蕭楠道,“我們只能靜觀其變。”

    說也奇怪,在俞紫依生孩子的這天晚上,李慕言忽然因為喝醉酒失足跌入了水里淹死了。至于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喝醉酒自己栽下去的,就不得而知了。

    總之,在次日早上,俞紫依竟然就抱著孩子再次來找蕭楠了。

    自然,她一來,蕭楠就會讓婉月先暫時回避,以免俞紫依橫生事端。

    作為一個剛剛經歷了分娩的產婦,她的恢復速度也已經到了極為異常的地步。

    然而俞紫依似乎毫不在意這些怪異的事情,反而又向蕭楠提出了無理的要求——

    “孩子肯定是你的!只有你,沒有別的男人碰過我!”

    俞紫依有點魔怔的沖著蕭楠叫囂道,“你要對我們娘倆負責!你要負責!我要你向我爹親自說明這件事!”

    蕭家的人并沒有奪走她的孩子,但卻故意讓她知曉了李慕言已死的事實,慌了神的俞紫依恬不知恥的要蕭楠對自己負責,要蕭楠向她父親提親。

    蕭楠只是道:“好吧,你先冷靜下,這樣對孩子也有好處,我會按照之前的計劃向你父親提出我們的婚約的。”

    “孩子是你的!將來要繼承蕭家的財產!”俞紫依頭發凌亂,猶如瘋了一樣將懷里用圍巾裹著的嬰兒塞到蕭楠的手里,從她渙散的眼神看得出她的理智已經開始崩潰——她和蕭楠糾纏得太久了,欲念深重的她無法抵擋蕭楠身上散逸不絕的伏羲力量。

    “而且你要對我家人保密!不能讓他們知道我這么快就生下你的孩子!你要替我先養著他!”她扯著蕭楠的衣襟瞪大眼睛道,“我不要不要讓他們知道……”

    “一切都會如你所愿。”蕭楠抱住嬰兒道,“你快去休息吧。”

    俞紫依還不愿意放手,卻被苗楓生生扯開,將她拖了出去,即使如此,她還是很有勁兒的在那不斷嚎叫叫罵,也許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叫罵什么,她只是莫名其妙的咬牙切齒和憎恨著。

    欲念太深重而自私的惡人,似乎會被伏羲的力量誘發出內心最瘋狂的惡,大概對于超生物的嫉妒是人類內心永遠的憎恨吧。

    蕭楠將目光投向自己懷里抱著的嬰孩,才不過出生不到一夜,這嬰兒的個頭就長得像快一歲小孩的大小了。

    它應該是個男嬰,正睡得香甜,它母親那么大的動靜,它都絲毫不為所動。

    只是當俞紫依被趕出去后,嬰孩忽然睜開了黑黑的大眼睛,沖著蕭楠張了張嘴——

    “你就是我的生身父親嗎?”

    它竟然說話了!!

    蕭楠愣了愣才道:“你已經學會說話了么?”

    “說話很簡單的事情,為什么要學?”嬰兒道,“我是靠著自己的想法成長的。那個女人完全瘋了,她根本注意不到我的變化。我想,你應該就是我的父親了,我能從你身上感覺到一種讓她瘋狂的磁場。”

    嬰兒的話語越發流暢和成人化。

    與此同時,他的身軀還在不斷增大!

    當苗楓將哭鬧不止的俞紫依打暈,送回了她的臥室再返回后,只見蕭楠的臥室里彌散著一種奇怪的氣氛。

    婉月和蕭楠都怔怔看著房間里多出來的一個“人”,那個“人”沒有穿衣服,看起來有十幾歲大,是個少年。

    他蜷縮在地毯上,當他抬起頭后,他的容貌像極了李慕言。這個少年就是急速發育的俞紫依的孩子!

    “你的父親是李慕言!”蕭楠這才判定,“肯定不是我!”

    “是不是你都無所謂。我已經稍微理解了這個世界的咄咄怪事。”少年毫無疑問擁有著驚人的天分,“那個女人,我的母親,她所有的想法,知識,都通過臍帶傳給我了。她自己無法分析這些信息,但是我幫她分析了——你是蕭十三,一個心理極端扭曲,無論她怎么折騰都一味滿足她,還把她拉入了深淵的怪人。

    你們都不是正常的人類。

    而我,應該是你們人類非常期待誕生的‘超人’。

    我可以自我控制自己的新陳代謝,生長發育的時間,我可以任意在年老和年幼體格間不斷穿梭,我可以瞬間理解人類所有的知識,我是不朽的神。”

    少年如此判斷道,“我的母親就是瑪利亞圣母,而我是神之子。我可憐的死去的父親,把優秀無比的基因傳給了我。”

    “那你……以后打算做什么?”蕭楠問道。

    少年沖著蕭楠笑了笑,道:“我已經不朽了,蕭十三,我母親說的很明白了,你應該利用你的權勢來扶植我,我是以后要掌控世界的神。

    我允許你做我的第一個信徒,你的聲名會隨著我一起不朽。而且你有著特殊的能量,你要充當我的使徒,幫我孕育更多我的后代。”

    “如果我們不答應做你的奴仆呢?”苗楓插嘴道。

    “不答應可不行,不答應你們就沒有活著的必要了——蕭十三的力量太怪異了,我不允許別的超人降生。”少年說話間,他的身軀又增大了!變成了青年的樣子!

    “我會建立起由我掌控的,我的血脈后代把持的帝國。人類的歷史即將翻篇!”青年隨意抓起桌上的裝飾花瓶,一把就把花瓶捏成了碎末,這讓他更加得意——他的體能遠超常人,他已經真的是超人了!

    “癡人說夢!”苗楓喝道。

    蕭楠根本看不清苗楓是怎么出刀的,或者說,他從來就沒看清過苗楓出刀。

    當他看清時就已經是苗楓出刀的結果了。

    超人青年的頭掉在了地上,身體還直挺挺站在那。

    那個掉落的頭還嘿嘿大笑著,鮮血都沒怎么噴灑出來,只聽頭顱繼續說道:“你的刀法不錯,說不定能當個幫我討伐的角色,可惜性子太野了!”

    他那個站在那里的身軀,竟然在脖頸斷面處迅速的生長出新的頭顱,從一顆小小的頭轉瞬間膨脹,最后宛若完好無損,而掉在地上的頭則很快失去了活力,終于徹底斷氣。

    也許是那只頭顱不足以提供身體代謝重生的功能,因此才重生失敗了吧!在斷頭的下端,甚至在他斷氣前還長出了許多神經脈絡。

    反觀他的身軀,立刻長出了新的頭,這昭示著無論砍斷他身上的任何部位,他都能立刻再生!

    這生命力也太強大了!難道要像對付吸血鬼一樣徹底燒了他才成么!

    在狹小的空間里,青年立刻和苗楓展開了一場極為激烈的搏斗。那青年不僅有不死之身,還有著驚人的學習能力,立刻就能領會苗楓的招式,因此竟然和苗楓一時間打了個平手!

    就算苗楓速度再快,招式再猛也沒用,那人根本就砍不死!

    俞紫依難纏,她的兒子更是難纏到了極端!比起那一夜屠滅古神龍,這青年讓苗楓覺得棘手得多!

    就在苗楓陷入苦戰時,婉月也加入了圍剿青年的戰局,她和苗楓簡單打了幾個手勢,兩人就確定了戰略——

    只有將這個青年像剁肉餡一樣切得粉碎,才能延緩他再生的速度!

    只是他們的戰略還沒開始施展,蕭楠的脖子就被第二個青年握住了。

    那是從假死的頭顱中再生出來的第二個“超人”。沒想到那頭顱竟然用假死來拖延時間!

    “你們實在太不聽話了。”青年道,“不能為我所用,還留著你們有什么用呢?”

    “你也是龐大實驗的一部分,年輕人,你征服世界的野心只是你的幻想,這世界早已被有權有勢的人馴服了。現在你也不過是個實驗數據,和我們一樣。”蕭楠冷靜的說。

    “你在說什么東西?什么實驗?告訴我!”青年一把拽著蕭楠的衣襟喝道。

    “伏羲實驗。你和我都帶有伏羲力場,這就是我們產生變異的根源。”蕭楠道,“這船上的伏羲粒子已經遠遠超出正常空間數百倍甚至數千倍了,馬上就要產生地獄變的現象了——人們的精神開始崩潰瘋狂,像你這樣的異形會陸續出現,所以它才會在今天靠岸。

    你只是這場游輪實驗終末期的最后一個測試。”

    “伏羲是什么?他在哪里?我要得到那種力量的源頭!”青年狂妄的宣布。

    “你得不到,你只是個實驗對象。”蕭楠望向了苗楓,“苗楓,試試解放你那把刀上的力量——它已經吸了太多了。”

    “你說著要解放,但具體要怎么做?”苗楓一刀將青年腰斬之后,才道。

    “大概……憑感覺吧?”蕭楠摘下了自己的眼鏡,一雙金色的眸子讓青年身軀猛的一震,

    常人有時候甚至無法分辨他眼睛的眸色,那是因為伏羲之力帶有干擾凡人認知的威力。

    但是越發瘋狂和異常的人類,就能破除這種“障眼法”,從而真正看清他眼睛的顏色。

    在青年因此遲疑的瞬間,苗楓的刀一刀貫穿他的胸膛,隨著這一刀,刀身上的枝蔓花紋仿佛被注入了青年的身軀,從他的胸口的刀口中碰的一聲冒出了大量的鮮花,而他張開嘴巴的瞬間,他的七竅無不被鮮花充斥。

    霎時,他就變成了一個被鮮花覆蓋的“花人”!

    “你若是君臨天下的新神,那苗楓就能將你斬殺,因為他是屠神之人。”蕭楠的嘴角微微勾起。

    鮮花徹底奪走了青年那無限的再生能量,當傷口冒出了大量鮮花后,這兩具尸體沒有再產生再生的現象。

    “蕭楠!這是怎么回事?”苗楓還有點懵。

    “你的刀上寄宿了伏羲變異之力,這把刀刺入的邪物可以被吸收能量,同時你也可以釋放之前被吸收的邪能。”蕭楠道,“這是我的推斷,至于具體怎么操作,可能你已經有所感覺——你的‘心’也許是控制閥門,也許和你的手法有關,你是刀客,一切你自己體會。

    這位李超人顯然被之前刀刃吸收的花海之力給吞噬了,花海的大地之力,他擁有的再生之力,都是極為相似的力量,代表著新生。互相之間就產生了作用。

    伏羲為你親自打造的刀,功能還有待你進一步開發。

    不管怎么說,苗楓,伏羲把這把刀贈與你,就說明,你可以借著這刀,

    屠戮那些自稱神的‘偽神’!

    你是有資格認證的‘屠神者’!”

    “那么這兩具尸體,我拿去燒了吧!”婉月道,“為了保險起見。”

    “火燒對這尸體已經無用了!”蕭楠道,“正如他們生前所說,他們此時此刻,才是真正不朽的圣物!

    這兩具尸體里蘊含著大地和再生之力,可以解決很多地方的荒漠和饑荒,我們可以用它將來造福凡人!”

    “……當肥料?”婉月訝道。

    蕭楠點點頭道:“這船上先后被舊神和伏羲輪流侵占,馬上就要到臨界點了。所以才不得不靠岸,否則我們身邊的瘋子和怪物會越來越多。

    還好終于要重返人世了。

    蕭家大宅會那么陰森恐怖,也是因為伏羲粒子的濃度高于其他地界,人心都因此變得扭曲了。

    研究伏羲的人,不管有沒有見到我本人,是必然會被這種能量場找上門的。

    誰也……不能擺脫。”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