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蜜愛100分:總裁,放肆寵: 110.第110章 血債必須血來償!

110.第110章 血債必須血來償! 免費閱讀

上一章        蜜愛100分:總裁,放肆寵最新章節        下一章

    柯承熙從安家老管家口中知道了當年可怕的真相,卻沒有選擇馬上說出來。安家這幾天太亂了,他不想亂上加亂。

    當然,這期間他把陶迎秋和喬雪霏都給控制了,作惡多端的人,他是不會放任她們遠走高飛。至于喬興隆,已經是一腦門子的官司了。

    一直到一個禮拜之后,安世鈞出院回家,柯承熙看他狀態不錯,才打算說出真相來。

    柯承熙和喬安安陪著安世鈞一起回家,安世鈞知道柯承熙這次救了他一命,如果不是柯承熙及時發現他中毒,怕是喬安安只會認為他是嚴重的醉酒,會耽擱了最佳治療時間。

    “柯總,真的謝謝你了。”安世鈞除了道謝,已經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了。

    “安伯父能夠康復出院,我就放心了。不必這么客氣。”柯承熙說道,“我看安伯父今天身體狀況不錯,有件事情想說一下。”

    安世鈞微微蹙起眉頭,他以為柯承熙又想提起和喬安安在一起的事情。

    然而,柯承熙卻緩緩開口,“先前我只告訴您,下毒是管家和他兒子在陶迎秋的授意下做的。但我審問他們的時候,還挖出了多年前的往事。前幾天擔心您的身子,才沒有說出來。”

    “什么事情?”安世鈞頗為詫異。

    “安安的生母安然,不是自己跳樓,而是被陶迎秋推下去的。安安的外公幾乎快要查出真相,喬興隆為了隱瞞,設計了車禍。那位老管家都招認了,我把他關在您家的地下室,現在可以提他來詳細詢問。我拿他兒子做威脅,他不敢不說實話。”柯承熙一揮手,韓哲立馬大步去提人過來。

    安世鈞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會……,怎么會這樣?其實當年我就覺得安然死的蹊蹺,可是,怎么會……”

    “安伯父,您身體不好,不要太激動。逝者已矣,我們挖掘真相,就是要嚴懲惡人,而不能因為追思過甚,而傷了自己的身體。”柯承熙勸慰道。

    安紹煜搖著頭,“太狠了,他們怎么可能這么狠!”

    “他們甚至計劃過殺死未滿周歲的安安,如果不是安家因著安安源源不斷給喬興隆好處,安安肯定活不到現在。”柯承熙說著話的時候,目光里帶著殺氣,“他們做的事情,讓那老管家來說清楚吧!”

    不一會兒,韓哲就把老管家給拎到了客廳里。

    “你說,當年那些事……”安世鈞指著老管家,說沒有說完,就止不住的咳嗽。

    “喬興隆的父親曾經幫過我,我欠下喬家一個人情。喬老頭死后,喬興隆找到我,討這個人情。他要娶當時他根本不認識的安然小姐,是我制造了邂逅。故意安排混子欺負安然小姐,喬興隆上演一出英雄救美。之后,喬興隆瘋狂追求安然小姐,老太爺極力反對,我就暗中幫襯,甚至在安總您面前替喬興隆美言,讓安總您幫著安然小姐說話,最終訂下了婚事。而安家人都不知道,喬興隆在跟安然小姐戀愛的一年多時間里,同時跟陶迎秋交往。或者說,就是陶迎秋攛掇和操控喬興隆騙取安然小姐的感情。”

    “陶迎秋是個陰險的女人。喬興隆在安家的資助下,公司走上正軌后,她就以喬興隆秘書的身份頻頻傳出緋聞,故意刺激已經懷孕的安然小姐。安然小姐在生下安安小姐后,確實有產后抑郁癥,但那是輕微的,安然小姐一向很堅強,她甚至草擬了離婚協議書,要讓喬興隆凈身出戶。但她為了不讓她的父親和哥哥擔心,一切都是自己一個人咬緊牙關在安排籌謀,她曾經找我幫忙處理一些事情,她是信任我的。可是,我辜負了她的信任,我把事情告訴了喬興隆。”

    “喬興隆不甘心被凈身出戶。我配合他,買通醫生,把安然小姐的產后抑郁癥病情故意夸大。安然小姐去醫院復查身體,陶迎秋把安然小姐騙到天臺,安然小姐恨她入骨,自然跟著她走。安然小姐產后虛弱,即便陶迎秋那時候也懷著孩子,卻輕松把安然小姐推下樓。事發后,有我和喬興隆作偽證,事情就隱瞞下來。更何況,陶迎秋大著肚子,不可能有人會懷疑她。加之安然小姐的產后抑郁癥被我們大肆渲染,跳樓被定義為了自殺。”

    “可惡!”安世鈞老淚縱橫,他沒想到自己親妹妹當年竟然死的這么慘。他的拳頭重重地砸在茶幾上。

    “安然小姐死了,掛在安然小姐名下的財產,按照繼承法,喬興隆作為丈夫,自然是有權利享受。可是,當時老太爺對喬興隆非常痛恨,認為是他婚內出軌,才導致安然小姐產后抑郁跳樓。他不會把財產給喬興隆。”

    “老太爺故意耍了心思,找了幾個商業伙伴聯手碾壓喬興隆的公司,讓他瀕于破產,算是報復他。但喬興隆以襁褓中的安安小姐為要挾,因為喬興隆是孩子的親生父親,就是打官司打到最高法院,也不可能把孩子給安家。老太爺投鼠忌器,畢竟安安小姐是安然小姐的親生女兒,老太爺不忍心安安小姐受委屈。”

    “老太爺只能跟喬興隆談判,把安然小姐名下的所有財產,包括那幢別墅,都過戶到安安小姐的名下。然后放過了喬興隆的公司。喬興隆為了公司能夠運轉,只能被老爺子壓制。”

    “老太爺一直暗中調查安然小姐跳樓的事情,被喬興隆收買的大夫倒戈,把產后抑郁癥的實情說出來。而老太爺打聽這些,我是跟在身邊的。我又一次泄密,讓喬興隆知曉。”

    “喬興隆和陶迎秋生怕事情敗露,為了不讓老太爺繼續調查。我們聯手制造了車禍,結束了老太爺的性命。”

    “老太爺死后,陶迎秋想進一步鏟除安安小姐,在家里故意養了狗,是要制造狗咬死嬰兒的意外事故。而陶迎秋的安排,喬興隆是知道的,也是認可的。喬興隆不想看見安安小姐,因為安安小姐眉眼間長得像母親,會讓他做噩夢。”

    “可是,關鍵時刻喬興隆賭博,欠了一筆巨債,只能求助安家。安總那時候為了安安小姐,只能選擇幫助喬興隆。自此,喬興隆和陶迎秋發現了安安小姐的作用,就放棄了除掉她的念頭。而是利用安安小姐,處處掣肘安家。”

    “這些年,他們也處處威脅我,讓我當他們的眼線。安家有大生意,他們就一定會上門求合作,想要分一杯羹。我本不想讓兒子趟渾水。可是,陶迎秋太歹毒,花錢找了個女人勾引我兒子,我兒子在負責給安總開車的時候,會偷聽一些事情。”

    老管家說完,重重地磕了個頭,“所有的罪孽都是我一個人,我兒子是無辜被牽連。安總,你要怎么處置我,我絕無二話。”

    安紹煜聽的臉色鐵青,他那時候也小,從來沒想過真相如此殘酷。

    安紹煜知道他父親優柔寡斷,又心地純善,忍不住說道:“爸,您不會又心軟了吧?”

    “如此大仇,必須報!”安世鈞紅著眼睛,“殺人償命,血債必須血來償!喬興隆、陶迎秋,必須死!”

    安世鈞突然看著喬安安,“安安,喬興隆他……”

    “他從來沒有當我是女兒,我也不會把她當父親。我的親人就是舅舅一家。”喬安安語氣冰冷,“行事如此惡毒,人神共憤。不管舅舅怎么出手,我都不反對。更何況,他們曾經要殺了我。這事兒公了,還是私了?舅舅決定就是。”

    “殺人犯的追訴期間是二十年,現在已經超時了。我咨詢過律師,走正規途徑懲治他們難度非常大。私了更簡單。”柯承熙說道。他早就替安家打聽過了。

    安世鈞捏著拳頭,“那就私了。我必須替父親和妹妹討了這筆血債,否則我安世鈞這輩子枉為人。”

    “陶迎秋和喬雪霏我給軟禁起來了,如果安伯父要動手,我可以安排,確保做的干凈利索,不牽連到自己。至于喬興隆,就麻煩了點兒,因著田大慶的案子,他在監獄里關著,要動手的話,怕是要花點兒功夫了。”柯承熙很愿意助安世鈞一臂之力。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