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八零年代:媳婦的開掛人生: 第四十八章別有用心

第四十八章別有用心 免費閱讀

上一章        八零年代:媳婦的開掛人生最新章節        下一章

    “能讓你動筆,是我們學校的幸事啊!”

    “老師客氣了。”陳建國環顧四周,真誠的道,“與其說是給您幫忙,倒不如說是圓我兒時的夢想了。”

    “哈哈哈!說得好呀!”秦校長笑得開懷,“你這么一說,我倒是覺得一切早已注定了一樣,也充分說明了有再大再難的夢想都不可怕,說不定哪天就實現了。這都可以作為典范鼓舞同學勵志了呢!”

    這一趟校園行,不僅讓林佩蘭感受到了濃濃的學習氛圍,還體會到了認識一個擁有伯樂相馬慧眼的老師是多重要。

    接下來秦校長親自帶著他們轉了一圈校園,臨了還親自送到校門口。

    離開學校的時候,林佩蘭坐在后座,都能感受到陳建國的興奮。

    發現這人興奮起來就和小孩子一樣,話多了一些,蹬自行車的力氣也更大了,風帶起頭上的草帽,林佩蘭手忙腳亂,抓了草帽就沒法穩住自己,最后只能緊緊攥著陳建國腰上的衣服才能坐好。

    陳建國一路都是開心的,林佩蘭那細微的動作也沒有逃過他的感知。

    今天去學校去的很突然,沒想到會有那么一個驚喜在。

    “你可以摟著我,這樣不吃力。”陳建國頭也沒回,嘴角揚的高高的道。

    “不,不用了。就這樣挺好的。”

    林佩蘭嚇得連忙拒絕,腦子里浮現的是昨晚看見的那驚悚一幕,陳建國麥色的結實臂膀和大長腿似乎就在眼前。

    “那我可是要加快速度了。”

    不給林佩蘭反應的機會,一個大大的斜坡下去,陳建國只帶了一點剎車。

    自行車猶如離弦的箭一樣沖了下去,耳邊是呼嘯而過的風聲,林佩蘭已經顧不上草帽了,果斷的摟住那健壯的腰。

    那雙手依賴的摟上來,只有耳邊凜冽的風知道,陳建國那一刻熱血沸騰,心都要跳出胸腔的激動。

    “真想這坡度可以更長一些。”

    到停下來的時候,陳建國扭頭看著剛剛站在地上的林佩蘭,認真的道。

    林佩蘭在第一時間松開了自己的手跳下了后座,本就覺得羞澀,哪里會聽不出陳建國話里的意思,不過這時候她也只能裝傻。

    “原來這大路,比之前那個小道近了這么多啊?”而且路面還平坦。

    林佩蘭面上云淡風輕,心里不免升起了懷疑,以陳建國剛剛那故意讓自己摟他腰的心思,該不會是故意找的那坑坑洼洼不好走的路走吧?

    不得不說林佩蘭猜對了,但陳建國是什么人?眼下笨拙的,想要對心喜的姑娘示愛的大青年,雖然辦法不得要領,但他高智商,知道有些話死也不能說,不然形象毀了,還會惹姑娘生氣。

    “嗯!剛剛特意繞道讓你熟悉一下縣城,以后出門方便一點。”

    “那我要說謝謝了?”

    “這不是應該的嗎?回家吧!太陽太烈了。”

    林佩蘭就看他一本正經的裝,只覺得這人心機可真深,徑自錯身進了院子。

    陳建國看著姑娘曼妙的身影進了院子,忍不住咧嘴笑。

    小姑娘還不算太遲鈍,對自己的別有用心,還是感覺得出來的。

    中午飯只有兩個人吃,林佩蘭去洗了一把臉,擦臉的時候發現自己那條毛巾,在陳家人那些高檔毛巾里顯得特別寒酸,不自覺的臉紅。

    這還是她特意買結婚用的東西,已經選了挺好的品質,但在那些棉毛蓬松,一看就特別柔軟的毛巾里,還是顯得格格不入。

    “這是一對的吧?我的呢?”

    正拿著毛巾看的入神,陳建國就出現在這里衛生間門口。

    “這個質量不好,毛短了,過水顯硬,你還是用你原來的吧!”林佩蘭咬唇,難堪的道。

    門第之別,貧富之分,這些細微的地方,一眼就能看出來。

    “哪里的話。我就喜歡這些有寓意的物件。”

    林佩蘭轉身看他,莫名的感動,這人霸道,智商更是高于她不知道多少,但是一直在小心維護她的尊嚴。

    “你要是不嫌棄的話,我給你拿。”

    有什么好介意的,陳建國和陳家人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的家境不好。

    拿了另外一條紅艷艷喜慶的毛巾下來,看著陳建國用它洗臉,又規規矩矩的和自己的毛巾掛在一起,林佩蘭的心里灌了絲甜味,清淺的她來不及把握。

    中午林佩蘭做了面條,是她自己動手搟的,比買回來的掛面味道好很多,陳建國給足面子吃了兩大碗。

    飯后太陽正熱辣的時候,想要出門是不合適,但兩個人待在家里,林佩蘭是有點不自在。

    慢吞吞的收拾了廚房,出來看見陳建國在打電話,隱約聽到他和對方說自己已經結婚了,回工地的日子不變。

    扣了扣手指,那天陳建國說還有七天,現在已經過了兩天,這樣大眼瞪小眼的日子就剩下五天,林佩蘭松了一口氣。

    “午休一下吧!一會兒不那么曬了,我教你練自行車。”

    “真的嗎?”

    “真的。”

    林佩蘭還能說什么,看著陳建國一手架在沙發背上,那姿勢感覺帥得不得了。

    等回到樓上,才躺下陳建國就上來了,林佩蘭又緊張起來。

    面對一個身強力壯的大男人,還是不怎么熟悉的丈夫,這臥室無疑是最危險的地方。

    “你睡一會兒吧!我找找靈感,爭取早點把學校的圖紙畫出來。”

    要不是看林佩蘭緊張的背脊都僵硬了,現在那圖紙的魅力絕對沒有她大。

    無奈時機不對,即便他熱血沸騰想要靠近,也不敢做什么。

    于是兩個人共處一室,林佩蘭緊張兮兮的睡著,陳建國一開始心轅馬意,等真的開始畫圖后,他也投入了,再沒有半點想入非非。

    林佩蘭一覺醒來已經是兩個小時后了,怕林佩蘭熱著,電風扇剛剛一直是對著床的方向吹的,辦公桌前陳建國汗流浹背,白襯衫已經粘在背上,毫無知覺的伏案畫圖。

    悄悄地下樓泡了一杯茶上來,擱在了一旁的小幾上。

    “醒啦?”

    陳建國畫的認真,直到林佩蘭走近才知道她醒來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