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彪悍農女的田園生活: 408.第四百零八章各方云動

408.第四百零八章各方云動 免費閱讀

上一章        彪悍農女的田園生活最新章節        下一章

    “陳大剛兄弟幾個可有什么來歷?還是身份上有什么不妥?”能讓京兆尹跑到冀縣來抓人,定然是這個叫陳大剛的和他一眾弟兄有不妥之處。方珺蘭沒有廢話,而是直接點明了其中的關竅。

    報信侍衛忙道,“回縣主娘娘,這叫陳大剛的,是大庸朝武德年間的老兵,也曾為了咱們大庸朝立過汗馬功勞的,并無不妥。”

    家庭農場用的這些退役兵役們,為了家庭農場的安全著想,縣令翟志春是給出了所有人的情況明細,每一個人都清查的明明白白,不敢以留下什么隱患。

    “沒有不妥為什么會抓走陳大剛等人?”方珺蘭深感蹊蹺,疑惑不解。但是京兆尹越級跑到冀縣來抓人,難道以為冀縣的縣令翟志春是死人?還是京兆尹打心里就沒瞧得起良王柴修良?

    要知道,這冀縣是良王的封地,出了啥天大的簍子,也得由良王處理,你京兆尹憑什么來抓人?是誰給你的狗膽如此妄為?

    換句話說,你京兆尹也不是什么狗屁大的官兒,竟敢越界抓人,要不是有人給他背后撐腰,他肯定沒有這膽量的。而能讓他這么有底氣來農場煤礦抓人的,身份恐怕不是一般的高強啊。

    想到這兒,方珺蘭冷然地道,“看來,京兆尹越過冀縣縣令而跑到這里來抓人,可見其明日里的囂張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去吧,給成遺墨,房謙,杜錦,刀鋒等人送信,就實話實說,讓他們去大鬧京城府衙,把事情鬧得越大越好,越亂越好。我倒要看看,誰有這么大的膽子,能扛得住這些新貴們的反擊。”

    報信兒侍衛答應一聲,疾步而去。

    春桃站在一旁,輕聲提醒道,“縣主娘娘,要不要去給太上皇老爺子說一聲?這事兒恐怕不是一般身份的人能干得出來的啊。”

    方珺蘭立馬搖搖頭,“不行。咱們別說只遇到這么丁點的小事兒,就是天大的事兒,也不能驚動太上皇老爺子。老爺子在東籬村過得很快樂,沒必要因為咱們的事情而打擾他晚年幸福的生活。他出頭為咱們……不方便。”

    可不是嘛,太上皇現在活著,就是皇帝陛下心頭的一根刺。看到他,就無時無刻不想起自己刺兄殺弟,逼迫自己老爹退位的行徑來,所以,太上皇窩在東籬村,你好我好大家好。可一旦為誰為某事出頭,那就不妥了。

    春桃一聽,一下子便明白了方珺蘭的意思,忙慚然道,“是奴婢淺薄了,沒有想那么深。”

    方珺蘭搖搖頭,“你也是忠心護主,并沒有錯。”正常人的思維不就是遇到困難抱大腿嗎?按說太上皇老爺子這條大腿的確是夠粗的,但是根本就不好抱好嗎?

    “那現在……縣主娘娘,咱們怎么辦?要不要去京城走一趟?”夏荷也著急了。段管事和陳大剛等人被抓,影響肯定不好,早一天救出來,就能降低一下不良的傳言哪。

    方珺蘭嘴角掛起一絲冷笑,“不用去京城,有成遺墨等人,哪用得著咱們出頭?而且……良王爺不也知道信了嗎?你們覺得良王爺沒有能力護咱們周全?

    只是,冬梅,你帶幾個人去農場礦區安撫一下段管事和陳大剛等人的家屬,務必告訴他們,請他們放心,人被抓去了,定然會安然無恙回來,而且還會有足夠的賠償。”

    “是。”冬梅應了一聲,帶著侍衛們走了。

    春桃和夏荷,秋菊聽到良王爺,也都一顆心放在了肚子里。

    果然,沒用上三天,段錘和陳大剛等被抓去京城的幾個弟兄們,不但被風光地送了回來,而且還賠償了不少好東西,什么吃的穿的用的,無不俱全。更讓人意外的是,每個人都補償了十兩銀子的安撫金。

    雖然這些人都小有受傷,但是沒有大礙,只是皮外輕傷,是被打了板子的緣故。

    等方珺蘭在縣主府見到這些人的時候,段錘和陳大剛等人都過來連聲道謝。

    “段叔和陳大哥你們都受委屈了。你們先去好好洗個澡去去晦氣,然后本縣主為你們接風壓驚。”方珺蘭擺手制止了段錘幾個人的道謝,笑著道,“今兒個允許你們大碗喝酒,大塊吃肉,不醉不歸。”

    “哎喲,這可得多謝縣主娘娘了。”陳大剛最快,人也爽朗,搶先哈哈哈大笑著道,“沒曾想啊,我老陳去了一趟大牢,回來還有這么好的待遇呢,真是謝謝縣主娘娘了。

    不過,唉……那牢里真不是人待的地方。要不是良王爺千歲和京城里的各家公子及時趕到,我們這些弟兄沒死在疆場上,就交代在那個混蛋王八蛋京兆府尹的手里了。

    哼,這個老犢子,想拿住我們威脅縣主娘娘,那也得看咱們弟兄們是不是軟骨頭。”陳大剛性子耿直,沒有藏著掖著,話也就說的很直白了。他們被抓走,可不就是沖著方珺蘭來的嗎?

    方珺蘭倒沒生陳大剛的氣,而是笑著安慰他道,“你們受了這個委屈,是絕不會白白地受著得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還之!所以啊,你們都安心休養,接下來的事兒,本縣主心里有數。”

    段錘和陳大剛等人再次道謝,就去洗漱去了。

    他們剛走,柴修良就在成遺墨和房謙,杜錦,刀鋒等一眾小紈绔們的簇擁下,來到了縣主府。同來的,還有縣令翟志春和他的兒子翟唯。

    眾人落座,春桃幾個大丫鬟們敬了茶,這才都談起了段錘,陳大剛等人被抓的事情經過。

    “福慧,這次沒想到啊,為了打壓報復你,明麗郡主竟然把她娘朝陽公主給說動了,不惜一切代價要置于你死地,結果……咱們是吃素的嗎?

    切……也不看看咱們都是誰,是她能動得了的?她以為她公主就了不得?”刀鋒最小,口無遮攔,說起話來也肆無忌憚,一副滿不在乎地樣子,不屑一顧地嘲諷著道。

    方珺蘭微微一愣,“朝陽公主?她動用了京兆府尹?那用的是什么正當理由,才能讓這位看似精明,實則腦子進水了的京兆尹糊涂至此?居然敢越界抓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