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長工家的小農妻: 448.第448章 米白縣7

448.第448章 米白縣7 免費閱讀

上一章        長工家的小農妻最新章節        下一章

    第448章

    回頭再說昌運糧倉,得到擴建之后,收糧量大增。于倉使和謝知縣又考察了一些售糧大戶,也就是說除了滿記糧鋪之外,另外還有別的人也往昌運糧倉交糧。

    昌運糧倉不是光收不出,它里頭存的糧食現在就往豐密糧倉中調呢。這個豐密糧倉就離拴子他們整修河道的密州不遠,是去往南邊的必經之道。

    牟世錄也早早地把賬簿奉上,田小滿擇時細看一番,見銀兩往來和糧食出入等記錄清晰,也就放了心。

    田小滿現在每日檢查瑾兒的功課,與倆兒子玩耍,同爹娘說一會子的話,有時去看看月娘、瓊娘和宛娘,覺得日子過得很快。

    她前些時日也從宛娘那里得了消息,說那白合良跟清遠鎮的何鄉老帶過話,問起趙金貴的情況。何鄉老說文書已經報往縣衙,間接地斷了白合良想從何鄉老那里打開缺口的想法。后來白合良也拿著這道文書挑毛病,無非是想為趙金貴翻案,卻被謝宅善回絕了。現在趙金貴的下場就是發往邊疆種田,而家里的財產俱被沒收充公。

    田小滿聽到這個消息內心倒無波瀾起伏。若她沒有留意防范住,由著趙金貴做惡,她現在才慘呢!所以,這是趙金貴應得的下場。

    她倒是由此想起白合良來,這到底是她心里頭的一根刺。余婆婆也跟蹤過白合良,倒也沒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這一日田小滿正在家里看牟世錄拿來的賬簿,宛娘突然來訪。她趕緊將宛娘讓入座,初看對方面色凝重,便也打消了與她說玩笑話的念頭。

    宛娘擰了眉毛道:“金哥兒一遠房伯父去世,我與金哥兒他爹要趕去那里奔喪,已向州里告假。”

    “大良朝重以孝道,想必是得了假期。”

    宛娘點頭說是,可讓她煩惱的是金哥兒沒法子帶去。主要是那地方遠路不好行,且那家人還有人生病,她怕金哥兒年紀小過了病氣。留金哥兒一人在家里,家中倒有忠心從小將他帶大的下人,但下人畢竟有時候登不了臺面,她來求田小滿幫著照管一下。

    “成”,田小滿一口應承,“金哥兒下學后,若是他想來找瑾兒,就讓下人帶過來。拴子住過的院子也空著,他想住下也行。都隨他,這個你就放心吧,必不會讓他沒著落的。”

    宛娘面上這才松快了些。她告訴田小滿,這次他們回來時路過另一處親戚家,聽說那里有良田待售,她已拿了主意要去置些田地,還想問田小滿是不是需要。

    “那還要問,我這些消息來得沒你靈通。你只管幫我做主,需要多少銀子我都付你。到時候我少不了酬謝你。”

    宛娘得了田小滿這些話,心里大安,說要收拾出門的東西這才離去。謝宅善早就跟宛娘說過,田小滿一家背景深厚,叫她與他們處好關系。即便沒有謝宅善這一說,宛娘也覺田小滿這人擔得起“很好”兩個字,值得深交。

    宛娘他們走的第一天,金哥兒放學就興頭頭地來了田宅,“滿姨,我妹到家了嗎?”虎憨憨的大嗓門。

    服侍金哥兒的下人苦著臉小聲與田小滿行禮,“小哥兒不愿意回家,路上還說晚上要住在這里。”

    “我與宛娘一向要好,這段時間你只須行常理就行。小哥兒來這里有何難,吃住都是相宜的。他要來,你且將他帶過來就行,一切我自有安排。”田小滿告訴那下人。

    說完后她摸摸金哥兒的腦袋,“一頭汗,跑那么快做甚?瑾兒沒這么早回來,你先去擦汗寫字給我看。”金哥兒去了,她又安排自家下人將拴子住過的院子收拾出兩間屋子,好讓金哥兒住在這里。她既是應承了宛娘,當然得負起責任來。

    好在田小滿有拴子在先,現在又有倆兒子,照顧起男孩子來得心應手。外加金哥兒有心在瑾兒面前表現一番,自是比平時要乖順一百倍,田小滿帶著他也不算費勁兒。

    第二天日上三竿時,田小滿出門去買菜,順手把倆兒子也帶上了。本來她還打算順道去看看月娘。自從月娘生下兒子后,她就從制衣鋪子辭工了。現在兒子稍稍長大能離開人了,月娘又到鋪子上半天工。她的打算就是再觀察下市場行情,積攢一些目標客戶,以后好自己開家繡坊。到時候雇些繡娘,又不用她親自動手,豈不是便當?

    可倆兒子一到街上,這個要吃酥炒糖豆,那個要吃番瓜攪糖,田小滿雖是帶了俞葉出門,兩大人還是被支得團團轉。到后來瑋哥兒攆狗往背街的巷子里跑,田小滿把瑞哥兒指給了俞葉。她幾步上前捉住瑋哥兒,做勢要往他肉|彈彈的屁股上拍幾下,就這么一抬頭,她突然看見了一個,不,應該是兩個認識的人。

    一個是白合良,另一個是她好久沒有見到的孫東。這二人坐一起喝茶,真是奇怪的組合。瑋哥兒準備好的嚎哭沒派上用場,他娘的巴掌就沒拍下來。他正扭頭往后張望,被他娘一把高高抱起——娘的臉貼在他的肩頭,熱乎乎的。

    田小滿的臉隱在瑋哥兒腦袋后。白合良不認得她,可孫東呢?都曾經在一個鎮上生活,要留意的話他也是能認出自己的。她小心的觀察著目標,就這二人說話時表情來看,顯然他們是認識且熟悉的。但那略顯鬼祟的神情,昭示著他們談話的內容絕對不是正大光明的。

    田小滿內心存了疑。之前她就有種預感,這白合良沒存好心,很有可能就是針對自己而來。眼下她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孫東不是好人,他把東家秦豐的賬冊燒了,聽說跑路的時候還卷了秦豐的銀子。秦豐被他害得丟掉了鎮上的生意,一直在尋找孫東報仇,誰知孫江竟然就在米白縣出現。

    看來得把這個消息告訴秦豐才是——不過,白合良為什么會跟孫東攪合在一起呢?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