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其他小說 -> 國粹奇緣: 第二百章 關卡險惡

第二百章 關卡險惡 免費閱讀

上一章        國粹奇緣最新章節        下一章

    天空中烏云密布,雷聲轟鳴,隱約透著股殺氣。在人民路和倉米巷交接的地方,井野隊長設立了關卡。井野隊長對盤查過往百姓、尋找形跡可疑之人很在行。他之所以跟土肥原叫板,就是不服氣土肥原對他指手畫腳。現在土肥原離開了,他剛好可以施展自己的才能。

    實際上,每次的逮捕行動,他總是可以得到很多好處。因為有抓捕嫌疑犯的由頭,他可以對過往行人胡作非為。

    就見三個商人模樣的人要過關卡,井野走過來問:“你們做什么生意?”

    其中一人答道:“我們是鹽商,準備跑一趟買賣。”

    井野不信任地問:“不對吧?我看你們八成是為共黨傳遞情報的。”說完,對著手下喊:“給我搜!”

    幾個日本士兵立即行動,對三個商人進行仔細地搜查,商人的衣服口袋、前心后背、甚至頭發、鞋子都不放過。這三個商人敢怒不敢言,任憑幾個日本兵在身上一通亂摸。幾個日本兵把搜到的戰利品拿給井野,井野一看,都是些賬單,還有一些散銀兩。井野用手掂了掂這些散銀兩問:“你們就只帶這么點散銀兩嗎?都不帶銀票?”

    其中一個商人答:“這年頭,銀票天天貶值,倒不如這些賬單和散銀兩來得實在。”

    井野想從中撈到點油水,卻發現這三個商人很精明。于是,改變策略問:“你們的這些賬單難道就不貶值嗎?或者里面還藏有其他的秘密。”

    一個商人回答道:“這些賬單里隱藏著秘密?虧你想得出來。我們都是純粹的商人,其他的事情一概不問。”

    井野不客氣地說:“這年頭,純粹的商人?容易做嗎?”

    “不容易,現在什么事情都不好做。”

    井野看看后面排了很長的隊伍,把賬單還給其中的一個商人,對他們說:“走吧!”

    另一個商人看到只還給賬單,沒有歸還散銀兩,還想說什么,被同伴快速拉走了。

    緊接著,過來的是一位農民,用小車推著兩袋糧食。看著這個農民,井野問:“你車上推的是什么?”

    農民回答:“兩袋大米。”

    井野懷疑地問:“里面是否藏有槍支?”

    農民聞聽,臉上滿是驚恐地說:“我是本分的農民,只知道臉朝黃土,背朝天地種地。什么時間拿過槍啊?”

    井野臉一沉說:“不管是什么情況,都要例行檢查。”

    那些士兵聞聽,立即用刺刀對著米袋刺了幾下,白花花的大米順著被刺破的米袋流淌下來。

    那位農民哭著喊:“我的大米啊!這可是我們一家十口一年的口糧啊!”

    后面排隊的一位姑娘說:“快點走吧!否則這大米就漏完了。”

    農民懷著極為沉重的心情,推著車離開了。在他身后,地上都是散落的大米。小推車離開日本鬼子的關卡后,農民流著眼淚從衣服上扯下幾條布,把有洞口的米袋綁住了,這才阻止了大米繼續從米袋流出。只是,大米已經損失過半。

    這下輪到那位姑娘了,姑娘身上穿著件孔雀彩衣,腰肢纖細,身段玲瓏。墨發結鬟于頂,束結肖尾、垂于肩上。肌膚如雪,美眸瀲滟,容貌清麗。

    這位姑娘的出現,不僅僅是井野、還有把手關卡的日本鬼子都看呆了。井野斜瞇著眼看著這位姑娘問:“你是什么人?”

    孟瑩瑤回答:“我是一個商人家的小姐。”

    井野故意刁難地問:“商人家的小姐?我看你是一個女共黨。”

    孟瑩瑤莫名其妙地問:“共黨?是什么?”

    井野看著她的表情,感覺真的不知道共黨是什么。于是問:“你一個人出門,沒有家人嗎?”

    孟瑩瑤回答:“我的父母在后面,一會就到。”

    井野往后面看了看,并沒有看到兩位年老的商人。這時,他威脅道:“還敢騙我,說:為什么要騙我?”

    孟瑩瑤理直氣壯地說:“我沒有騙你,我父母一會就到,只是需要點時間。”

    井野一臉猥瑣地說:“既然他們過一會到,我這時也該吃晚飯了,你陪我一會,做我的下酒菜,如何?”

    孟瑩瑤氣憤地說:“你休想!光天化日之下,你就不怕天打五雷轟?”

    井野邪笑著說:“你們的文化和我們的文化不同,所以我的感受和你們的感受也不同,作為軍人,我不怕天打五雷轟。”

    話說到這里,孟瑩瑤用眼角的余光掃視著后面,希望找到一個能幫助自己的人。可是,眼光所到之處,所有的人似乎都在回避她。這一刻,她突然感到很無助,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井野發現了她的軟肋,更加肆無忌憚地說:“跟我走吧!這會沒人能幫你。你沒有看到,這些人就像躲避瘟疫一樣,躲著你嗎?”

    孟瑩瑤的腳就像定在那里一樣,一動不動。

    井野對著兩個日本兵使了個眼色,兩個日本兵立即過來,準備架著孟瑩瑤往附近的小餐館走去。

    孟瑩瑤使出渾身解數,反抗這兩個小日本鬼子。

    “呦呵!居然還會兩下拳腳。”兩個小日本鬼子不敢怠慢,迎上去與孟瑩瑤打斗。雖然孟瑩瑤學過一點武功,但她如何是兩個訓練有素的日本鬼子的對手,三五招下來,已經力不能支了。兩個日本鬼子得手,架著她往附近的小餐館走去。

    看著姑娘被架往小餐館,井野吹著口哨、幸災樂禍地跟在后面。

    排在后面等待過關卡的老百姓,看到日本鬼子的丑惡行徑,小聲地說:“太不像話了。”

    “唉!誰讓我們的國軍總是吃敗仗呢?打不過人家,我們這些平頭老百姓只能忍氣吞聲過日子。”

    “只是,這樣的日子什么時候是個頭呢?你看前面過關卡的人,哪一個不吃虧?”

    “尤其是剛才那位姑娘,正是好年華,又如此貌美如花,就這樣被糟踐了,以后還怎樣活呀?”

    “是啊!在日統區過日子,真是太不容易了。”

    “照這樣過關卡,我們每個人還不被剝層皮啊?”

    “如果沒有非辦不可的事情,我看最好還是離關卡遠點吧!”排隊的人七嘴八舌地議論著。而排在后面的人,看著過關卡的艱難,陸陸續續離去了。

    還在繼續排隊的人,心里都在打鼓,不知等待自己的,又是怎樣的厄運?

    就在這時,馮翎巖戴著一頂壓得很低的帽子,出現在排隊的人群中。他問:“剛才發生了什么?

    一位老婦人指著前面的小餐館說:“有位穿著孔雀彩衣的姑娘被日本鬼子帶到那家餐館了,估計是兇多吉少啊!”

    一聽說穿著孔雀彩衣的姑娘,馮翎巖急忙問:“光天化日之下,他們想干什么?”

    老婦人嘆著氣說:“唉!這年頭,哪有老百姓的活路啊?姑娘家出門,最好打扮成小子,否則太容易吃虧了!”

    馮翎巖沒有再搭腔,而是悄悄地離開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