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說吧 -> 豪門總裁 -> 紫卿: 第五百七十七章 造日

第五百七十七章 造日 免費閱讀

上一章        紫卿最新章節        下一章

    王儉怔了,看清近在咫尺李赫的臉,有些莫名,隨著李赫一步步走進,他也忘了下令進攻,于是所有王家將士,刀劍對著李赫走動,卻沒敢擅自出擊。

    于是,李赫走過千軍萬馬,視若無睹,目無波瀾,步子依舊踏得很慢,很沉,間或些踉蹌,鬢邊的白發飄忽出來。

    他就這么走到王儉跟前,看也沒看周圍如臨大敵的兵將半眼,抬頭看著警戒色尤濃的王儉,淡淡一笑:“幾十年了,我們兄弟,聊聊?”

    王儉沒有立刻應話。他看了幾番李赫身后,并長安城門垛子,確認沒有埋伏,來的真的只有李赫一人。

    這真是說出去都沒人信的,史官也不知如何下筆的。

    王儉躊躇兩番,決議翻身下馬,打了個手勢,令四下殘兵退后半里,旋即場中就剩下了他和李赫。

    兩個人而已。咫尺相對,誰生誰死都不過是一瞬間的事。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根本拿不準皇帝李赫打的什么主意。唯獨遠觀的晉越兩王臉色復雜,似乎猜到了他們父皇的意圖。

    風過無波,日光傾城。四下頓時寂靜到可怖。

    王儉盯著李赫,始終不敢松手佩劍,一聲嘲諷:“怎么,皇上是想憑一己之力,來招安么?”

    沒有了第三人旁觀,這對君臣,這對輸贏家之間的對話,也變得無比直白。

    “不錯。招安。”李赫笑了笑,撣著袍腳沾上的泥,絲毫沒有個皇帝樣兒,“你們王家雖然和盧家一樣膽兒大,但根子里是不同的。盧家是武將,靠的是他盧家軍,若是輸了,殺了就是。但你王家是文臣,靠的是朝政上的手段,就不僅僅是一把鍘刀,能斷明白的了。”

    李赫頓了頓,撣完了泥,又掏出方白苧帕,開始擦臉上的汗,就像個瓜田李下的老大爺嘮嗑,話語平和到極致。

    “你王家平日籠絡了多少朝臣,其中有圖錢的,有圖名的,有被你們拿住把柄的,也有真的佩服你王儉的。朝廷像個大樹,文武百官盤更錯節,利益的根須,纏成一堆分不清的。明面的都不一定斷得分明,何況朕不知道的暗地里,就更是無所謂黑,也無所謂白,全是灰突突的。”

    “水至清則無魚。無論是老百姓,還是青天大老爺,都不希望天天兒折騰。朕只能斬了黑的,那些灰的呢?占了絕大多數的灰的呢?朕不敢碰,或者說,朕根本就不知道有多少,動用大理寺刑部,也無法查清楚,因為或許判鍘刀的自己,都該是鍘刀下的。”

    “所以吶,現在天下的百姓,關心的只是明天的大朝。看著我這個無力阻止盧王之亂的昏君隱到幕后去,看著老三和老四成為新的掌權者,他們只關心這些。沒誰還愿意朕大費周章地,去清算你王家的‘黨羽’。甚至這些‘黨羽’,現在惴惴不安的,若朕真追查到底,則拔根同時帶上來的泥,就能覆了整個朝廷。”

    “所以,用最小的代價,換來太平,給暗中不干凈的人,一個警告。朕是來招安的,不是來招安你的勢力,而僅僅是你王儉。”

    政,永遠比軍復雜。

    朝廷如千年大樹,利益白盆錯節,文武百官少有黑的,少有白的,更多的是灰突突的一團。

    水至清則無魚。正是這些灰突突的根,構筑起了大魏兩百年太平。

    君王不敢深究。因為他自己,也佇立于這些根須之上。

    但他需要一記強有力的殺雞儆猴,讓那些灰突突的根須,無形中掉一次腦袋。

    他需要一次眾目睽睽下的出劍,讓天下看到天子的威嚴,天賜皇權的不可逆。

    擒賊,先擒王,服眾,先令魁首臣,將百萬之軍,先將軍中之帥。

    王儉忽的笑了,旋即,腰際佩劍刷刷刺來,抵在了李赫脖子上:“你好像不是那么昏庸。但抱歉,你要你天下的太平,和我無干。你的天下,不是我兄弟的天下,亂了才好。”

    劍架在了皇帝脖子上。

    所有人都嚇懵了。

    暗中的錦衣衛更是瞬時匕首出鞘,只待皇帝一個眼色,就能砍下王儉的頭。

    幾乎凝滯的氛圍中,李赫沒有動,他依然直視王儉的眼,很平和,淡淡道:“但那些追隨你的人,姑且叫你的‘黨羽’,會因你的選擇,而決定是活是死。你也無一人在意么?”

    “我誰都不在意!管他們死活,我都不在意!”王儉一聲冷笑,劍又往前一寸。

    李赫的臉色平淡如昔,他甚至嘆了口氣,似乎太陽太大,又把他曬懶了,他笑笑:“那你在意誰呢?”

    王儉一愣。臉色有幾番異樣,死死盯著李赫,眸底一劃而過的黯然:“你知道的。是你親手殺死的。”

    李赫一笑,也辨不清什么意思,反而從懷中那個瓷罐,遞給王儉,換了個話題,“你應當聽說朕不離身的小瓷罐吧,不想瞧瞧?”

    小小的瓷罐,發出令人心悸的窸窸窣窣聲,從瓷蓋兒的縫隙里一瞧,全是黑黑紅紅的蠱蟲。

    王儉只探了個頭去,就縮了回來,光聽那些蠱蟲互相吞噬的聲音,他就覺得不舒服,但是他也放下了劍,緩了一分怒氣,重新打量著李赫。

    “皇上到底想說什么?”

    李赫不急不慌,珍重地看著瓷罐里的蟲子,臉上浮起一抹夢般的異彩,好似陷入了個夢里,幾分追憶,幾分迷惘。

    “小蟲子們太弱了,禁錮它們的罐兒又太厚了,小蟲子們的爹雖然有點本事,但只能當個山大王,無法破開這瓷罐壁,去往更廣闊的山河中去。有人說山大王也不錯啊,但瓷罐里的地盤這就這么大點,山大王當久了,有人賊心就起了,井底方寸之地,照樣爭個頭破血流。”

    “井底之蛙怎么能叫王呢。真正的王,必須君臨八百里河山,絕不會滿足于眼前之利。蟲子們的爹有當山大王的資質,卻無法成為一個真王。他只能治理好現有的東西,卻無法破開這困局,登臨那河山。”

    “你說,有什么法子呢,辛家的娃娃給我出了個主意,讓小蟲子們互相吞噬。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山大王的小蟲子們吃了兄弟,吞了手足,就能選出蠱王,那是真正的王,破開這重重封鎖的困局,踏著他們老子的尸體,繼承一切希望的王。”

    “你看,快了,已經少了一半了,這些小蟲子們,快選出真正的王了。”

    李赫絮絮叨叨,臉上的笑意逐漸變得癡狂,放佛他抱的不是一個瓷罐,而是一輪太陽,一輪映亮整個黑夜的太陽。

    亂世如晦,若沒有光,則創造一輪太陽。

    羲和浴日,身祭為光。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电子游艺娱乐在线